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凤求凰

人设稍微参考芥川龙之介《地狱变》以及《大奥》部分设定。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汉】司马相如
 
 
  古时候,樱井大人家有一位闻名遐迩的画师,名叫二宫和也。
  他很年轻,三十岁出头,性格却十分孤僻冷漠。没有人知道他来到京城前的故事,没有人知道他心仪着哪座府邸的哪位千金小姐——作为樱井老夫人最为赏识的画师,若要求将樱井小姐嫁与他大约都不会遭到反对。
  更何况樱井小姐与二宫和也在府中的一次偶遇,更让她对这位才华横溢的画师念念不忘。
   
 
 
  虽说二宫和也是出了名的冷淡,却生着一副京城小姐都要嫉妒的皮相,却有着京城才子都会嫉妒的才华。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不去朝廷做官而愿意留在樱井家当一位画师,相传天皇苦苦邀请二宫和也都断然拒绝。
 
 
  在二宫和也的画院的最深处,摆着一幅被重重绸缎遮掩着的画。内容便是凤凰于飞,和鸣铿锵。那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鸟,凤为雄性凰为雌性,从头顶的彩羽到尾部逶迤着流光溢彩的尾羽根根分明,混入了金箔的颜料熠熠发光。凤凰时而隐没于祥云间,时而羽毛交错,栩栩如生。只是异样的是,本应是金色的太阳却是如同干涸的血一般的深红,凤凰围绕间说不出的诡谲。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樱井翔一下子将折扇合上,晃着手吟道。
 
 
  二宫“哼”地笑了一声,仿佛是从鼻子里发出的笑声,“不过一幅凤凰图,怎地忽然感慨良多?”
 
  樱井用折扇拍拍二宫,抬了抬下巴:“母亲又在给我张罗进入后宫的事情罢了,只有来这里找你才能忘掉那些事情。”

  “二十九岁的樱井少爷也应该去了,”二宫仿佛自嘲似的一哂,“你天天在我这儿我可不能给大人生个孙女。能进入大奥也是一种光耀家族的事情啊。”

  “那也应该怪他将你招来你。”樱井翔笑道,“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有五六个孩子都说不定了。”
 
   
 
  窗外景致一片雪白,积雪初定,满园红白二色梅花开得极为繁盛,清冷暗香浮动扑面而来,梅枝舒展傲立,枝上承接厚厚的冰雪,与殷红欲燃的红梅相互辉映,更在冰雪洁白的世界里呈现明媚风姿。远远的,有府里的丫鬟借着雪光来到山顶折梅枝回去插瓶笑闹的声音。
  二宫决定不再理会樱井的蠢话,画了一天手腕也疲惫,便笑道:“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
 
 
 
  二宫和也知道樱井翔对于进入大奥一直非常抗拒,无奈他是家中长子难以违背母命,如今要养活一个男人十分不易,樱井天生不喜习武无法成为一个武士,如今也只有进入大奥一个选择。
 
 
  “像你这样多好,天皇大人还邀请你进入皇家画院,我却是对于画画一窍不通只会点写文章的本事。”樱井已然薄醉,歪倒在鹅绒靠垫中一副把酒问月的样子。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进入大奥,我便答应天皇大人去画院画画。”

    樱井神色复杂地看着二宫,二宫和也才发现他唇纹明显而凛冽。
  “后天就要去宫里了,你也听我一句不要去。这幅凤凰我知道是母亲要求你画完拿去献给天皇的,你也不要去。”

  二宫不禁一阵好笑,“这边是撒娇撒痴了,我们不是说好就算被天皇发现我们的关系也要一直待在一起……”
 
 
 
  樱井的嘴里全是青梅酒的味道,二宫轻柔地回应着这个打断他的话的吻,却尝到了苦涩的咸味。

  “翔……?”
 
 
 
  樱井不说话,只拿出腰间佩着的小刀握在手里,双手飞速交错,一股热流带着浓郁的血腥味道在二宫胸前绽放。
  二宫和也惊恐地推开樱井翔,动脉被割开鲜红的血染红的二宫鹦哥绿的外裳。
 
 
  樱井翔狠狠地将天皇交给自己的玉质令牌扔在地上,玉器破碎的声音清越而嘹亮。樱井翔将手腕印在那刚打好底稿的画帛上,太阳的位置瞬间染成鲜艳的血色。
 
 
  “你说,你要从太阳开始画……你说……太阳不知道应该用哪种金色好……”樱井翔虚弱地靠在桌边,“太阳不是金色的……你看到这个,你要记住……天皇永远比不上……她不配那样的颜色……”
  
 
  二宫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外衣,扯成布条状一圈一圈地给樱井的伤口处围上。只是鲜血不住地浸透丝帛,二宫和也死死地攥住樱井翔的手,泪水淌过脸颊也浑然不觉。
  “不……不行……”
 
 
  樱井翔脸上的血色飞速地消逝,被泪水冲刷的脸庞却带着笑意。樱井翔缓缓地将二宫揽入怀中,二宫和也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块浮木一般紧紧靠着樱井的胸腔,听着依然鲜活的心跳声。
 
 
  “答应我……不要…去那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二宫和也揪着樱井被鲜血浸透的外衫,心如绞痛,“如果你不在了,皇家画院还有什么趣味……”

 
 
  樱井翔吃力地抬起手揉揉二宫的头发,身体渐渐不支地软倒下去。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唱罢秋坟愁未歇。
 
 
  二宫知道,再也没有人与自己唱和对诗了。
 
 
 
 
  “大人,三年前您嘱咐我画的凤凰图,如今已接近完成了。”
  二宫和也身穿一袭如鹦哥绿长衣,行走间仿佛带着画院中的梅香,一如三年前变故后的二宫和也,冷冽如梅。
 
 
  樱井老夫人赞许地点点头,与樱井小姐相视一笑。樱井小姐望向二宫的神情无论是谁都知道,那不同于二宫和也眼中的冰霜寒结,无尽的爱慕仿佛要融尽寒冰一般。
 
 
  二宫和也鞠躬,示意助手将覆盖在画上的锦帛揭下。流光溢彩的凤凰相互交缠,七彩羽毛闪耀着如星光一般的光芒。而画面的上方,暗红色的太阳一丝生气也无,樱井老夫人不禁皱眉。
 
 
  二宫和也回头看着这幅画,如痴一般都表情死死地盯着太阳。
  “不知大人还是否记得您曾经有一个儿子,叫做樱井翔?”
 
 
  “不为家族争得荣光的长子,”樱井老夫人哼了一声,“区区男子,何足挂齿?”

  二宫也不回答,
  “那么,请二位见证这幅画的完成。”
 
 
 
  说罢,二宫命令助手将画摆平在地,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闪着寒光的锋芒咄咄逼人,二宫却面不改色,刀锋起落间,鲜血从手腕喷涌而出。
 
  暗红色的太阳瞬间鲜亮了起来,鲜红的血液如同三年前一般浸透画布,在凤凰的映衬下显得鲜艳夺目。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夸佳人兮,不在东墙。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自己的鲜血和三年前眼前的鲜血一模一样。樱井翔的面容却渐渐清晰起来。
 
 
  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
 
 
 
 
 
这不关王者荣耀李白的事啊!
因为李白的皮肤我还是喜欢千年之狐。(x)
以后这种文风的文都会打上那个名字特别长的tag,注意避雷
(反正我是觉得挺雷的x谢谢各位dalao不取关之恩)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