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枕边的红山茶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屈原《离骚》
 
 
 
  二宫和也是被一阵阵的海浪声吵醒的。初春,不免有些春困,眼睛尚未睁开,便闻到枕边的一阵芳香。
 
 
  那是一束红山茶。含苞待放的花,生着一点点倒刺的叶,刺被悉数剪掉的茎。红山茶安静地卧在枕边,二宫不禁勾起一抹微笑。
  是那人来了吧。二宫和也起床,在贴身的睡衣上披一件薄外套,大病初愈本还带着点苍白病容的脸却被红山茶映得带了点曛红的血色。
 
 
  “啊,二宫先生,你起来了。”守在门外的童子听见房内的声响急忙进来。二宫笑着说“早上好。”,而童子总是一愣,旋即低下头去。
  二宫不计较,因为他知道若是他与童子闲聊,童子总是一副毕恭毕敬对着救命恩人的模样,又会开始唠叨“老家发水灾啊,全村人都死了,好在有二宫先生得以庇护他们一家才得以活下来”之类的话。
  “翔桑来过了?”

  “来过了,见二宫先生还睡着便托我将花放在枕边。如今睡在东阁。”

  “你知道那是什么花吗。”二宫和也微笑着问童子。

  童子不解,摇摇头。

  “还怜野卉经霜陨,生笑唐花待火烘。”二宫随口吟道,“这是山茶花。春天来它便来,这大约是今年的第一束茶花吧。”

  童子轻手轻脚地帮二宫把长衫穿好,递给二宫一把梳子,搬来水盆让二宫漱口。
 
  “相叶医生说了,这次的药吃完后可以停一停,若是病情反复再找他。”
  二宫“哦”了一声,拿桌上的一盒薄荷油抹了点在太阳穴。
 
 
  这里是二宫父亲留给二宫的一座小宅子。作为幼子,二宫无意于继承家族企业,长兄便保二宫和也衣食无忧。
 
 
 
  “在东阁便能听见二宫大少爷起床的动静,又是洗漱又是煎药的。”

  二宫和也撇撇嘴,“樱井翔你从城里来我这儿就是来挖苦我的?”

  “欸,我给你带了山茶的啊。”樱井翔笑着看见好好地养在水瓶里的花儿,笑得灿烂,“今年我家院子里的第一束山茶花。”

  樱井父亲从政坛隐退后最大的爱好便是种花,二宫忽然想起要是樱井老大人发现樱井翔折了他的宝贝山茶花会作何感想。
 
 
 
  童子端了茶水来,二人摆开阵势便要下棋。黑白对垒,再来一盘楚河汉界。
  窗外便是海岸。黑色的巨大石头堆在海滩上,浪花狠狠地撞向石头,激起一阵白色的泡沫。泡沫消逝时破裂的声音刺啦刺啦的,和海鸟的声音互相应和。
 
 
  樱井询问二宫什么时候回到大学教书。二宫只是笑,爱上这个地方了,不愿意出门了。樱井“噗嗤”一下便笑了出来,对童子说:“你看看他,比你还孩子气。”
 
 
  这话同时惹怒了两人。童子一早就认为自己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小大人,二宫却觉得自己连童子都比不过这真是令人气愤的说法。童子故意往樱井的茶里搁了多多的糖,二宫便在棋局上把樱井杀了个片甲不留。
  樱井直呼委屈。
 
 
 
  天色已然暗沉,童子早早躲懒歇息去了,二宫执了樱井的手去海边散步。
  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和童子说——说了也没什么罢了。
 
 
  “春阳照孤坟,陇中逝者陌上人,幽明本难分。”
 
 
远远地听见一户歌姬哼着这歌,海风夹杂着歌声吹过二人,又消失不见。
  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喧嚣,这里总是安静的。樱井翔低头看见和自己并肩而行的二宫,垂下来地眼睑与睫毛勾勒出令人窒息的优美弧度。
  
 
  二宫晃着一支山茶花,清香满溢。久病不起的冬天,一切的不适都随着春风而逝。樱井翔示意将那花给他,二宫递了去,却没想到樱井轻轻撕下一片花瓣喂到二宫嘴里。
 
 
 
  月亮的皎洁光亮映照得海岸仿佛一片寂光净土,远方的人们欢呼着庆祝新年。
  樱井翔轻轻地将二宫拉进自己的怀抱,与他一起分享那一片山茶的芳馨与甘甜。
 
 
  “大海在说话。”
  “嘘——我们听着便好。”
 
 
  月夜,海岸,春风,惊涛,山茶,恋人,和吻。
 
 
 
 
萧红墓畔口占
戴望舒
走六个小时的寂寞长途,
到你的头边偷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海涛闲话。
 
 
 
 
开车失败的sumika又来混更了。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