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Je I aime à mourir


500fo感谢。

Ne veut pas dormir.
无法入眠,
Je l'aime à mourir。
我爱她,至死不渝。
Je ne dois rien vouloir, je dois juste essayer,
我心无杂念,我唯有尝试,
De lui appartenir.
努力地尝试把自己归于她。

  樱井是在那个小酒馆遇见他的。

  一把吉他,轻轻地在台上弹着,不在乎有没有人在听,只是静静地弹完这首曲子,再重复一遍。

  一遍又一遍。

  「二宫和也」

  樱井翔知道了他的名字。

  在遥远的异国遇见同胞,听他和自己闲聊时流利的关东话,有一种回到故乡一般的感觉。

  「法国人啊,总是把爱字说得太轻巧,反而给别人留下了他们多情的印象。」二宫喝着咖啡,翘着腿说。

  「可是日本人又把爱字看得太过于隆重,反而给别人留下了我们古板的印象。」樱井回答着,眼前的塞纳河波光粼粼。

  「是这样吗——?」二宫轻笑,「那翔桑,是更像法国人呢,还是更像日本人?」

  「我现在可是单身哦。被我的法国同事嘲笑很久了呢。」樱井道,「他们说,哪怕找个男的都好啊。」

  二宫大笑着,笑得眼角一点点的皱纹都弯弯的。樱井感谢自己幽默的谈话方式,让自己可以看见二宫这样开心的笑颜。

  「嘛,找个男人也不差的啦。」

  是啊,如果是你就最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冒出来的荒唐想法。
 

  「你还没告诉我,那天你弹的那首歌叫什么呢。」樱井问。

  「那首啊,《Je I aime à mourir》。」

  「我爱她,至死不渝?」
二宫说得模模糊糊的法语让樱井有些不确定,追问道。

  「嗯。我前女友喜欢的歌。」

  「这样吗……抱歉。」

  「不用道歉,我觉得吧我还是对洋妞喜欢不起来呀。」二宫说完,轻轻哼唱起来那首歌。
  「法国人啊,连一首失恋的歌都可以写得这样浪漫。」

  晚上樱井躺在单身公寓的床上,戴着耳机听完了这首歌。
  「Je I aime à mourir.」
  这样的话,自己倒是从来没有说过呢。

  樱井叹了一口气,想起一年半前准备来法国时还被损友松本润说是来找艳遇的。
  不过找艳遇那种事大概他来干比较合适。

  门廊传出脚步声,邻居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上班族,他大约又和他的情人从电梯一路亲到这里来吧。

  「法国人啊,总把爱字说得太轻巧,反而给别人留下了多情的印象。」
  樱井想起二宫说的这句话,认同地对着空气点了点头。
  那,自己是日本人,我说的「爱」字,用日语说出来的「あい」,二宫会喜欢吗。

  十月的巴黎已经有了寒意,这天樱井遇见的二宫,包裹着一条厚厚的法兰绒围巾,上衣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两手插在裤兜里,脚下还是那双红色的高帮帆布鞋。吉他包把他和法国人比瘦小太多的身躯遮了一半。

  大概是兼职结束了吧。

  樱井将车停到路边,大喊了一声「Nino」。

  「哟,翔桑。」

  「回家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疑问语气都是假的,樱井已经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示意二宫进来。

  二宫将吉他包扔到后座,坐上副驾驶位。
  「翔桑刚下班呀?」

  「嗯,今天加班呢。」

  「诶——真是辛苦啦。」

  「你在学校当助教闲得很嘛。」

  「是啊,上课还可以和女学生眉来眼去的。」二宫笑着。

  「我记得好像有人说过不喜欢洋妞的。」

  「喜欢看是一回事,喜欢她是另一回事啊。」

  樱井被二宫的话语逗笑,在于是没能顺利地通过这个绿灯,在刚刚变红的交通灯前停了下来。

  「翔桑,你看,塞纳河。」

  晚上的塞纳河被黄色的灯光点亮,街上聚集着街头艺人,和自己一样刚下班的上班族,还有举着自拍杆自拍的年轻人。
  温暖的路灯透过车窗洒在二宫的脸上,他高高的鼻梁在脸上制造出一小片令樱井为之窒息的阴影。

  「Je I aime à mourir.」

  「嗯?」二宫专注于外面的景色,没听清樱井刚刚嘟哝了一句什么话。

  「没事。」

  汽车载着两人穿过巴黎最繁华的街道,几次转弯后便到了二宫做助教的大学门口。
  「我的家就在这里啦。」二宫解开安全带,下车,重新背起吉他包。

  樱井看着二宫身上过于单薄的衣服,「多穿点,这么冷天才穿一件衬衫。」

  「诶,你像我妈一样。」

  樱井哭笑不得,「我认真的。」

  二宫甩甩手,「知道啦知道啦。」

  「青春期的孩子都不太会听老妈的话。」樱井走上两步,来到二宫身边,抓起二宫的右手塞进自己的风衣口袋,果然,冷冰冰的。

  二宫意识到两人的样子有多暧昧,想要将手抽出来,却发现被樱井按得死死的。

  「手这样冰。」樱井皱了皱眉,自己的左手在口袋里摩挲着二宫肉肉的,意外的很小的手。

  「好啦,翔桑。」

  「不好。」樱井深吸一口气,「你说不喜欢法国人的多情,我也不喜欢。所以我喜欢你,我敢用日语对你说我爱你。」
  「Nino。」樱井顺势将二宫圈在怀里,巨大的吉他撞在樱井的手臂上,可樱井完全不觉得疼痛,嘴唇贴着二宫的额头。
 

  「愛してる。」

  二宫感觉到自己本身的寒意全被樱井这样一句话驱走了,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自己通红的脸和耳尖。

  樱井见二宫不做声,便得寸进尺地抱紧了怀中的人。

  「日语不够。」二宫闷闷地说了一句。

  「诶——?」樱井一愣,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Je t'aime.」

  不能否认的是,法语真的很浪漫。


题目的意思:Je I aime à mourir,我爱他(她),至死不渝。

法语单词的阴性阳性真的把我纠结了好一会x
不知道还有没有错x
有错的话请指正谢谢x最近法文歌中毒,文中提到的这首,还有《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觉得法语除了语法很变态之外,真的很好听很好听!
然后这周因为忘记带底稿了所以没更长篇,(土下座)不过我这周周末可是日更了哦!(有什么好骄傲的x)
再次,500fo感谢。
sumika

评论 ( 7 )
热度 ( 51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