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Y】故人来03(ABO)


*慎慎慎慎慎慎慎慎慎慎慎

*双Alpha设定

*长度未定,下限未定,结局未定

*长末副cp,没准是智雅润乱搞(?)
↑↑↑无3P情节请放心阅读

*总之就是慎慎慎

*无法接受关掉就好别挂别举报谢谢。


—轻叹柳老不吹绵—
—知君到身边—
—相逢若初见—

「今天下午的安排是,和松润一起去一趟酒会,晚上还有我们的几个合作伙伴的晚宴。」
大野智对着手帐念了一遍,抬起头发现二宫和也依然窝在办公室的电脑椅上玩着掌机。
「你不去不行哦——董事长指名要你去的。」

二宫翻了个白眼,天知道自己的父亲和董事会那一帮老头在想什么。

「苦手的话,你也不可能避开这些聚会一辈子。」大野撅着嘴嘟囔着。

二宫认命似得放下掌机,「好啦好啦——我知道的——不要再被奇怪的大叔缠上就好了。」

二宫走上前扯了扯大野的眼镜绳子,「走啦。我说了让你别戴这副平光镜了啊——你又黑了。」

「松润说我戴着很好。」大野鼓起嘴抱着手账本追上了二宫,「而且我爸爸,我爷爷都那么黑……这是钓鱼钓出来的健康肤色!」

「噗嗤。」二宫忍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大野的头,「我的西装呢?」

「痛!」大野想着拿了西装也不给他,但是最终还是敌不过二宫的嘴炮,乖乖地从车后备箱取出了西装。







「我觉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松本对站在一旁的樱井说,「他们已经出发了。」

「为什么是他来。」

「现在已经不是纠结他为什么来的时候了。」松本认真道,「他们正在来的路上了。你们迟早都要面对的不是吗。」

「这十几年,我过得很好,他也过得很好。」樱井扯了扯有点勒着脖子的领带,「上次见过他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再次见到他的话……我怕我控制不住。」

「可是……」

「你不是说,智对你说他没有什么反应吗。这样最好,我自己一个人受苦,他早早地忘记我最好。」





领带勒着脖子只不过是借口而已。想要见到他的急切和内心的理智反复地折磨着樱井。仿佛被人扼住咽喉一般,过分的挣扎便会取了自己性命。




樱井何尝不了解二宫,二宫一切的云淡风轻都是掩饰自己脆弱的工具。作为alpha,樱井更加理解二宫所执着的东西。
作为alpha,纵使遍体鳞伤,也要抬起头,永远不认输。



「……」樱井缓缓叹了口气,「让我远远地看见他就好。反正我们公司出席的不止我一个人。」

「这样子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上去扯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像以前一样相处吗。
光是alpha的性别就不允许樱井这样做。



「你明明是喜欢Nino的不是吗。」

樱井额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让松本看不清楚樱井的表情,「喜欢他又能怎么样。他是alpha,我也是。我不能耽误他一辈子。」



二宫和也……
樱井的唇角因这个名字而有了温柔的弧度,眉眼亦有柔和的奕奕神采。旋即,这抹微笑又迅速地隐藏了下去。



「晚上好。」二宫微笑着向会场里相熟的人打着招呼,微笑得体,一点都不像刚刚还在闹着说不来的人。

这样的场合,总是会有一些讨厌的人。

「又见面了啊,二宫さん。」和田英雄挽着自己身边的omega走上前来对二宫打了个招呼,眉毛一挑,「还是一个人?」

这样简单直接的问候难免让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二宫耸耸肩,笑道:「不像和田社长那样,新欢旧爱左右逢源啊。」



「和田那家伙,还是喜欢拿nino开玩笑呐——」松本双手插兜,站在吧台前望向二宫的方向。

「无聊。」樱井抿了一口酒,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nino的话——一定可以应付得过来和田的。他又不是像鲛岛那样一说话就舌头打结的人。」相叶从吧台后面跳了出来,说道。



二宫走出会场,来到会场所在的酒店一楼的空地上。
天际云遮掩过金黄月轮,池边有蕉叶菱角的清香四溢,流光淡影,波光粼粼,笼罩在一片银色的光晕中。城市的夜晚依然留存着浮躁的热气,偶尔的清风吹不散厚重的闷热。
二宫熟稔地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


樱井站在大堂面向空地的落地窗前,池边点亮的暗黄色的灯光照在独坐的人的身上,烟雾缭绕着他,很明显,他并没有打算将烟贪婪地吸进去的欲望。
大概只是点上一根,给自己的独处留下点借口。


二宫听到身后的响动,转头发现一个男人推开了酒店的玻璃门。
「你好……」

二宫停住了。



「好久不见了,nino。」

樱井知道,自己所谓理智,就在今晚看见二宫和也的第一眼时消失殆尽了。

—起来呵手封题处—
—偏到鸳鸯两字冰—
                         ——纳兰容若《鹧鸪天》





天啊我这种进度要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
我又卡在奇怪的地方了!
就是要留点悬念啊!(你走)

以上,sumika。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