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假如和你一起生活(上)



(我觉得我大概不会写虐文)
设定是xgg七十年间没变老…一直都是少年。
如此离奇的设定。

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二宫和也第七十个忌日。
七十年间,樱井翔总会到那个小小的坟头摆上几朵花。

七十年前的夏天。
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从东京出发前往广岛探亲。
临行前高兴地甩着樱井翔的手臂说着带特产到东京。

七十年前的夏天。
二宫和也永远地离去了。
广岛原子弹爆炸。二宫和也的名字埋没在那可怕的遇难者名单之中。

不知道为何,七十年的光景,没让樱井翔的容颜改变丝毫。
如此的事,樱井翔便经常更换住所,却始终不愿离开广岛。自己孤身一人从东京来到广岛。
只是想和他在一座城罢了。

那专属于青春的记忆。
那专属于战争的伤痛。
那专属于二宫的,樱井翔的心。
在那个年代,生离死别太多,爱是如此奢侈的东西。一切都被战争撕得粉碎。美国的轰炸机从天空飞过,二宫蜷在樱井翔的怀里用手指不安的蹭着防空洞粗糙的墙。在防空洞里的安慰似的接吻,直到七十年后樱井翔还能清楚地记得二宫嘴唇的触感。因为害怕而变的冰凉的唇。
早在七十年前的那一天,樱井翔已经明白,自己和二宫和也再也无法相见了。
那个笑起来很温暖的男孩子,那个贪恋自己怀抱的男孩子,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男孩子。

那一天以后,一直都是一个人。
可是闭上眼睛时总能映照出二人的身影。
漫无目的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今晚也是一样,二宫和也再次出现在樱井翔的梦境里。

“sho酱。我来找你吧。”

被泪水浸湿的枕头樱井翔早已习惯。心一揪一揪的痛楚却永远无法抹灭。樱井翔,七十年间,独自忍受着这样的疼痛。

“sho酱。”

自己一定是太过思念,幻听了吧?
樱井自嘲地笑笑,将喧闹的闹钟按掉。

“sho酱。”

二宫和也立在樱井翔的床边,笑着看着眼睛迅速睁大的樱井翔。

“nino…”樱井感到喉咙被哽住,除了呼唤这个人的名字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sho酱,我说了哦,要你等着我嘛。”二宫渐渐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回来啦。”

翻身下床,紧紧地拥住二宫和也,那触感是那样真实,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nino…nino…”樱井翔喃喃地在人的耳边说着,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他的心很乱,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二宫会出现在这里,只想着要紧紧地拥住他,再也不要让他离开自己。

二宫和也一直都在笑着,“sho酱,我回来了啊,你怎么还在哭鼻子呢?”
樱井翔努力地止住眼泪,二宫反手将樱井翔的手牵住,握得很紧。
“美国真是奇怪呢,可以拍出那样好玩的电影,又可以在日本扔一颗原子弹。”

原子弹?

一个词将樱井翔拉回了现实。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原子弹是真实的。
二宫和也确实已经死了。

“nino…”樱井翔欲言又止的样子被二宫和也尽收眼底,他神色黯然下去,轻轻地道:“我们不要说那个可以吗?”
樱井点点头,只静静地盯着二宫的脸看着,七十年的光景,二宫在记忆中的影子还是那样清晰,如今二宫再次出现在眼前不知道说什么好。
“sho酱,我们出去走走好吗?二宫歪着头,直视着樱井黑曜石一般的眼眸。
“好。”

70年后的广岛。
二人去了核爆纪念公园。
二宫站立在纪念碑前,缓缓地跪了下来。
“sho酱,你知道吗,我死前满脑子都是你。”
“真的好疼,我看见妈妈融化在火海里。我看见街上的人双眼被烧穿…”
“我死前,最后想的是,sho酱在东京没有事吧?”

樱井翔的心脏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针刺似的痛。
“笨蛋。”
樱井翔在二宫面前跪了下来,轻轻揉着二宫的头发,
“没有你这还算世界吗?”

鸽子从公园的一角飞起来,几十只白鸽一瞬间全部飞向空中。
二人牵着手在公园里走着。静默无言。谁也不愿意去揭起对方的伤口。
不知不觉见走到了遇难者的墓园。

广岛核爆当日就死亡了8.8万人。
直到如今还有5万多人失踪。
大约是融化在了核爆中心。
二宫和也就是五万人的其中之一。
遗体找不到。连见到二宫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nino,我们回去吧。”樱井拉着二宫的手往回走。
“sho酱,陪我去逛逛好吗。”二宫执拗地说。

最终还是步入了墓园。树长得十分茂盛。绿色的浓荫洒下来,星星点点的阳光穿过叶间的缝隙,照在二人的身上。
墓园里除了樱井二宫再没有其他人。这里一直很冷清。因为大多数关系者都已经去世了。
“sho酱,原子弹爆炸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呢?”
“美军的轰炸又来了。”樱井翔顿了顿,“大约是迷惑日本的象征性的空袭吧。毕竟那时候的东京,已经没有什么好炸的了。”
“嗯,那时广岛只有三四架飞机在天上,大家都在街上看着。毕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二宫语气平静得如同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那,我死了之后呢?”

“你死了以后?”樱井被二宫的问法问得鼻头一酸。
“日本投降了。太平洋战争,中日战争都结束了。”

二宫沉默了。
“嗯,大势所趋了。”

时隔70年的再次相遇,二人只是如同普通的同性情侣依偎着走过公园,过得波澜不惊。
70年前的战争磨灭了二人对于其他的渴望。
嗯,二人都活着就好了。
活着是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这是上。
保证只有上下两篇。
希望借助这篇文表达我对二战的看法。更多的会在下篇讲到。
上篇大概算是二人的久别重逢吧。下篇会牵扯到历史事件,其中的一些评论只是个人意见嗯。
平民在战争中永远是最无辜的。
政治家们为了自己所谓的荣誉和光耀牺牲无数平民的生命发动一场战争。真的没来由的觉得可笑。
又可悲。
罗伯特李将军说,“好在战争如此残酷,要不就会有人喜欢它。”
那些一开始就站在人类对立面的政客,军人,失败是注定的。法西斯是注定失败的。
可是二战的平民伤亡数字那样触目惊心。
记住会避免灾难,
遗忘只会让历史重演。
绝对不能忘记二战。那是全人类的浩劫。
以上。sumika

评论 ( 20 )
热度 ( 47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