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Hey ,sweetie

我!要!写!小!甜!饼!

  推荐BGM:California

  “每次都是这样,某人一抬头就看到她,很难理解,那船上有上千人,有富人、移民、陌生人和我们,但是总会有一个人,一眼就看到她的单身汉,或许他只是坐在那吃东西,或是在甲板上散步,或许他正在缝补裤子,他抬起头很快地向海上望去,便看到了她,他的脚像生了根,心也悸动不安,每次,每一次,我发誓,他转向我,冲着船朝着每个人呐喊,America!!!”

  对于美国的向往是从《海上钢琴师》开始的,无论是欢乐的还是忧伤的,怀抱希望的还是消极逃避的,来到加利福尼亚的港口都会被高喊“AMERICA”的人群所感染。港口停着大大小小的船,船上有热情的水手,下船便是好莱坞和迪士尼,还有喝着啤酒唱着歌走过的美国女孩,茫茫峡谷都带着大海一般的波澜壮阔,一条公路延伸到远方,两旁苍茫的景色仿佛只为自己而生,静静蛰伏着等待着越野车在公路上留下印迹。

  二宫和也缩在副驾驶座望着窗外,樱井翔跟着车载音响播放的英文歌哼唱着。樱井翔终于说动二宫和也和自己来加州自驾游,现在是他们进入大峡谷的第二天。

  “Have you been to California?”活泼轻快的女声从音响里一个一个单词蹦跳出来,樱井翔抓着方向盘的手随着旋律轻轻敲着,摇头晃脑地开着车。二宫回头看他,却被樱井一脸少女心的神态逗乐,索性换了个方向注视樱井。

  樱井翔跟着旋律晃着身子,咧开嘴笑着问二宫和也这突然间怎么了,二宫只笑着摇摇头,左手托着腮朝樱井笑。

  “All I have ever wished to do this,travel through this life with you.”

  “我现在怀疑你是听了这首歌就想把我扯来加州旅游的呢,翔子。”二宫和也眨着眼睛对樱井翔说,眼睫毛接触到被拖起来的苹果肌有点痒,但是在谷间的风的吹拂下很舒服。

  樱井翔听到“翔子”这样的恶劣性别玩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虽在专注地开车,但还是分了右手出来在二宫的头顶揉了一把,“瞎说什么啊。”

  二宫和也叫着“我的头发”一边手忙脚乱地把刘海拨到一边去,伸出双手去骚扰樱井本就被风吹起来的一头乱毛。樱井翔大叫“在开车啊看路!!!”着躲闪,不忘伸出右手攻击二宫和也的腰部要害让他安静下来,“左舵的车我好久没开啦!kazu坐好!”

  腰被樱井翔狠狠揉了一把的二宫和也痒得受不了缩回副驾驶哼哼着表示不满,“是你先骚扰我的!”

  樱井翔瞟了一眼导航看路,“我没抓你下面已经很好咯,要是我一抓你就有反应了我们岂不是要在路边解决?”

  二宫和也双眼一瞪就要往樱井翔的身下抓去,却被樱井翔递来的一罐可乐挡住了视线。“还有20公里就进入洛杉矶咯。”

  二宫抬头向前方望去,在公路终结于远方的某一点,高耸的大楼隐约出现在天边。今天的洛杉矶没有灰霾也没有台风,一片晴朗的蓝色天空和一个并不炎热的太阳,路过的加油站和麦当劳喧哗的人声从半开的车窗间传来。一路开车来到洛杉矶和坐飞机来最大的不同便是拥有脚踏实地地感觉,这里便是洛杉矶!

  樱井翔想起十几年前和二宫一起看的那部叫做《海上钢琴师》的电影,当时才向着二十岁前进的两个人从樱井翔的大学同学那里拿到了电影的录像带,窝在同一个被窝里看完了整部电影。人们高喊“AMERICA”的热情却成了1900最后的绝唱,“城市什么都有,除了尽头。”曾经以为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以牢牢抓住的东西到头来消失在碧蓝色的航线尽头。当年十几岁的少年看得似懂非懂,却在十年后重新回顾时产生了“去美国吧”的想法。樱井翔常常想,对于自己来说,偏执地爱着的海洋便是ARASHI,海洋间最迷人的旋律便是二宫和也吧。为了在海中留下来,二十余年间与这个狭隘伤人的圈子搏斗,自己也未尝不是一个拙劣的1900 。

  城市外围是面积颇大的居民区,二人也不是第一次造访洛杉矶,对于城市的大致规划还是了解得大概,借助着GPS便找到了松本润推荐的那一家小酒馆。

  如今已经傍晚时分,周末的街上渐渐聚集着游人和从海滩回到市中心的人们。游客走走停停地拍照,晃着包包的女孩大声地讨论着晚饭。

  停好车,二宫和也第一眼看见酒馆的门口便笑着说“真是J的风格”,樱井翔摸着下巴确定这里有二宫喜欢吃的美食汉堡之后便抓住二宫和也的手臂走了进去。

  爵士乐在空中飘荡,驻唱歌手刚刚安置好话筒架站在台上随着音乐轻轻晃动。二宫和也托着下巴看着樱井翔点完单,偏着头说:“感觉走进了《LA LA LAND》的场景一样呢。”

  “所以有的时候看完电影出来旅游还是挺好的嘛。”

  二宫和也嗤地一下笑了,“你就是还想把我骗出来旅游是吗——?我现在天天担心着我的线上游戏。前两天在旧金山可是把我累得够呛。你旅游的方式还真是和电视上的一模一样。”

  “难道你觉得我在电视上的都是骗人的吗。”

  二宫吸溜了一口可乐,樱井却想起两人刚认识时那个二宫和也,阴郁少年的模样,学校放学之后拿着一罐可乐一路喝到练习室,却会乖乖地将空罐子放在书包的侧边带到有垃圾桶的休息室再扔。樱井翔笑笑,没有再说话。二宫和也转身面对舞台上的歌手,二人是在舞台上呆惯了的,如此作为观众融入众人大约只有在国外,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享受音乐,美食和谈话。

  服务员端来二人的晚饭。樱井翔拿起二宫和也的刀叉,将二宫盘子里的牛排切得规规矩矩,二宫和也却当做没看见一样等待着驻唱歌手即将带来的第二首歌。“快点吃啊要不然凉囖。”

  “Have you been to California?”

  女歌手踏着轻快的舞步从乐队之间登场,前一位表演爵士歌曲的男歌手配合着做着夸张的表演。

  “Seen the sights and people there?”

  “Such a pity you weren't there. ”

  二宫和也从樱井翔对面的座位站起身,凑着樱井翔坐下,正好能不用转身就能看见女歌手的表演。“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樱井翔说。

  “对啊,胸大,金色长发,腿长。你不喜欢啊?”

  “我也喜欢,但是我就觉得她屁股大了点。”

  “美国女孩子嘛。”二宫叉起一块肉塞进嘴里,“大概她喜欢的是那种嘴里一股洋葱味的美国肌肉男。”

  “那我们都没机会了,我们是亚洲小白脸。”

  “你可以上台给她唱首歌,没准今晚她就坐进我们的车子里了。”二宫觉得这种对话挺蠢,但是因为聊天对象是樱井翔便趣味盎然。

  “All I've ever wished to do is ,Travel through this life with you. ”

  “我唱首日语歌她也听不懂,谁叫我们不发英语歌。”

  “你要是去写英语的rap词没准事务所会同意你出这么一首为了撩美国妹子的歌。”

  樱井翔勾起嘴角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笑,从自己碟子里叉起一块薯条塞进二宫嘴里。

  “你这么在大庭广众下喂我吃很恶心诶。”二宫和也虽这么说,故意不向着樱井的脸却红到耳根。

  “All I've ever wished to do is ,Travel through this life with you. ”

  樱井翔跟着音乐轻轻哼唱起来:“那你说如果我给你唱一首你是不是晚上就上我的车呀。”

  二宫和也只是笑。

  樱井翔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女歌手正好准备结束第一首歌。樱井翔站起身,走到吧台和服务生说了几句话,便拿到了一个话筒。

  二宫和也感觉他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女歌手挺意外,樱井翔朝她一笑,她了然地将舞台让出来。

  二宫和也抓着那罐可乐缩在原来是樱井翔的座位上,歪着头看着他。

  “I say a little prayer ,”

  “And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

  “you once again.” 

  “my love .”

  “Over seas and coast to coast,” 

  “To find a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有观众开始和樱井翔一起唱歌,本就是idol的樱井翔登上舞台散发的气场和在东蛋开演唱会的样子别无二致,虽然这只是一个藏匿于LA市中心的小酒馆,对于樱井翔来说,最重要的人坐在台下为自己轻轻打着拍子的样子便是比得上在东蛋开演唱会的风景。

  

  二宫和也随着音乐晃着头,嘴角的笑容却无论如何都收不起来。樱井翔站在台上闪着光的样子令二宫缴械投降,面庞嫣红如烧,酸涩的感觉往鼻腔横冲直撞,却最终融化在樱井翔从未改变,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中。

  

评论 ( 9 )
热度 ( 82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