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ハナヒラケ(下)

标题:花开

*花吐症分支梗(具体看图)

*标题出自V6五月份新单

*得不到你便一起堕入深渊

推荐BGM:Nine piont eight——Mili


  二宫和也不知道樱井翔在柏林的住处在哪——抑或是他连樱井翔究竟在不在柏林住都不知道。他和他之间只有满载的回忆而对对方的近况一无所知。只是樱井翔在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便昏了过去,二宫没有时间去想这仿佛柔弱女子一般的昏倒发生在樱井翔身上的诡异,便被跟过来的编辑发出的惊呼声唬了一跳。

  “他的脚边……!”


  不知为何,在柏林人来人往的咖啡店中的沙发下,聚集了几朵花瓣近乎透明的吉野樱花。



  回到二宫和也的酒店房间,编辑急急忙忙地准备去联系医院,却被二宫制止。“他从小就有这个病,突然发作了而已。”

  有什么病是会毫无预兆地晕过去的?编辑不觉汗颜。可是见二宫有意隐瞒,插手这样麻烦的事情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编辑便叮嘱了两三句后回了房间。


  二宫和也站在镜子前扯下领带,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不至于长得可怕到看一眼便晕过去的程度——将正装外套脱掉,几支用来签名的签名笔从口袋里跌出来,掉在地上。二宫伸手去捡,床上的樱井翔好好地躺着,只是蜷缩成一团,眉头紧皱。二宫和也也不知道樱井翔究竟怎么了,“从小就有的病”也是他胡诌的,只是如同直觉驱使一般,樱井翔身上散发的樱花香气告诉着自己“不要离开”。

  签名笔旁边散落着几朵白中带粉的吉野樱花,近乎透明的花瓣像要随时消失一般。


  二宫和也起身走向床边,右手顺着樱井紧皱的眉头一点一点地向下抚摸——二宫知道这样像个变态,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


  “他将沾满鲜血的手凑近他的脸,犹豫中怕自己污浊的气息被他嗅到,终抵不过内心喷薄而出的情感、一寸一寸贪婪地要将所有的触感刻进脑海最深处,让置身于深渊的自己有一丝阳光可循。”

  明朗的剑眉、高耸的鼻梁、翘起的嘴唇,一点点圆润的下巴、喉结、衬衣的领子、整齐的扣子、紧束的皮带……二宫和也寻找到比起写故事、沉湎于烟草和游戏间更让自己痴迷的,那大概就叫做樱井翔。


  

  一切恍若依然在十年前,慢悠悠地躺在操场边的树下午休,樱井翔双手搭在脑后,看书看困了遍盖着书睡过去。二宫和也停掉手中的游戏,身边的少年睡姿总会出点意外,闪亮的脐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金色的头发仿若阳光一般耀眼。

  二宫和也总想去碰碰那个金色的环,它骄傲地证明着少年的第一次大胆的叛逆,二宫佩服的是樱井出生在那样严格的家庭却面面俱到地完美顾及所有事。二宫和也渴望樱井翔清楚自己的内心对于他的一切妄想,却终究归于妄想。


  

  樱井翔在一片混沌中苏醒,睁眼便见自己的高中时代的密友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二宫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腰际,成一个特殊的姿势扭曲着。

  尾骨处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体,,隔着裤子的布料和皮带,从血肉中飘飞而出。


  一朵吉野樱花飘然而起,伴随着樱井的一阵剧烈抽搐。

  在这一瞬间答案出现在二宫的脑海中——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对樱井翔抱有说不出口的感情,情感化成花朵在樱井身上生根发芽。

  而樱井翔承受的所有痛苦都来自于二宫和也。

  因为自己的懦弱和不理智。


  越来越多的花瓣飘飞在空中,带有甜腥味道的樱花四散。樱井翔的白色衬衫开始透出一点点的红色,渐渐扩散成触目惊心的血色。

  二宫和也急了,慌忙扯开樱井翔的衬衫,精壮的上身二宫无暇顾及,双手沾满樱井温热的血液,带有铁锈味道的血刺激着二宫的感官。樱井翔后背爬满了樱花印记,本是淡粉的色彩间被锈红的血充满,转瞬间便又有几瓣樱花沾着血坠落在地。

  樱井疼出了生理性泪水,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一般低吼着。四肢都在轻轻地抽搐着,像极了处于瑟瑟的风中被迫吹落花瓣叶片的树。


  “kazu?……”


  二宫愣愣间听见樱井轻轻的呻吟,他的脸上逐渐出现一片一片的樱花印记,血色爬上眼角却有一种特别的残忍间的美丽。樱井沾着血的手颤颤地从被二宫同时带回来的双肩包里拿出来一本书。“踽踽独行的新生代吟游诗人。”,樱井翔笑了笑,“这说的是你吗,kazu?”

  二宫低着头没有回答。


  “我一直在等着孤独的你来找我。所以哪怕我忍受这样的痛苦我也在所不惜。”


  “你知道?”


  “我不知道这些樱花从何而来。”


  “不……不是这个……”


  樱井翔左手抓着二宫的手去触碰脸上的印记,微微凸起的触觉在二宫颤抖的指尖之间出没,一寸一寸接近尾骨,血液浸透了二人的指尖。二宫因樱井翔的动作不自觉地凑近,樱花混合着血液坠落在地,二宫和也偏了头不愿去看,却被樱井翔以吻封缄。


  ——亲吻他。

  ——安抚他。

  ——拥抱他。


  二宫和也一寸一寸地亲吻着樱井,如同对待至上的宝物一般。偶然几瓣樱花跌落唇间很快就被泪水冲入腹中。


  “这样会没有那么疼对不对。”

  “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太晚。”

  “翔,我一直都喜欢你。”

  “如果能再见到你,希望是在十年前一样的樱花盛开的季节里。”


  “以后看见樱花一定能想起我,对不对。”




  在耀眼的朝阳前,二宫独自一人从樱花花瓣中苏醒。

  心脏在一突一突地跳着,难言的苦涩渐渐散开,在记忆中似乎是失去了重要的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编辑敲响了二宫的房门。

  “二宫老师……今天还有签售……”


  “昨天是不是有谁来过这里?”


  “没有啊,昨天我们去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就回酒店了。”编辑不解地摇摇头。


  二宫和也转身看着散落一地的逐渐变得透明的吉野樱花,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

  曾经有一个名字中带着樱花的少年……

  花开了,却再也没有见到他。





无比ooc无比ooc无比ooc还是篇be 打我吧我认了orz


评论 ( 7 )
热度 ( 41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