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ハナヒラケ(上)

生命不息挖坑不止。

*花吐症分支梗(具体看图)

*标题出自V6五月份新单

*得不到你便一起堕入深渊

推荐BGM:Water lily——illion



  二宫和也曾见过樱井翔的那个闪亮的脐环。在少年锻炼得精瘦的腹肌之下,小小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环嵌进肚脐里,抬头便是樱井翔笑的弯弯的眼角嘴角。那时他才高中,染一头眩目的金发,带着耳钉,红润而丰满的唇总是微微翘起,少年的不羁与自信全写在脸上。像是一头刚成年的小狮子充满危险的气味。

  那时的樱井翔在骄傲地讲着怎么打的耳洞和脐环,“打这个很痛的哦……nino?“

  后来二宫回想起来,大约就是那时喜欢上樱井翔的吧。

  可是对于高中时代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来说,没有了后来。两人分别考上了不同的大学,虽说同在东京,联系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少。

  这的确是二宫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明明晚上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之后,樱井翔的身影便会自然而然地清晰浮现,那样闪烁的笑颜,逐渐消失在樱花纷飞的梦境之中。

  前来接机的外国同事热情地提出帮助樱井翔提行李,樱井翔一愣,笨拙得不知道作何反应。年初的柏林大雪纷飞,法兰绒的方格围巾上沾上了一层水珠,碰到时会被冻得起一身鸡皮疙瘩。樱井翔甩甩头,和同事道谢之后一起钻进了出租车。

  陌生的街景迅速地闪过去,雪光照亮了前路,出租车的灯光因纷纷扬扬的雪花而变得模糊。透骨的寒气侵入刚刚打开暖气的车子。樱井翔下意识地摸向尾骨——

  从高中毕业便出现的,渐渐生长的樱花印记。

 它开始令樱井感到刺痛,一种被烧灼的感觉逐渐蔓延,这样的痛感樱井翔已经忍受了接近十年,如今置身于寒冷中的烫慰感第一次给樱井带来疼痛之外的东西。

  同事和樱井闲聊了几句便受不住困意睡了过去,出租车司机放着当地的广播节目,樱井翔不知道的女歌手唱着樱井翔不知道的歌。街边的路灯上挂着柏林书展的宣传,虽然比不上法兰克福书展,樱井翔也默默记下计划着去逛逛的时间。

  二宫和也的第三本小说出版在即,编辑将前往柏林书展的机票拍到桌子上便大手一挥潇洒离去,只留二宫一人面对着机票发呆。

  二宫最近在社交网站上知道了樱井最近被派去了柏林,一张在书店拍摄的照片下面显示着柏林的定位。二宫不认识的人给他点赞,和他在评论区谈笑风生。二宫和也想念樱井翔想念得发狂,他和樱井翔已经三四年没有见面了,高中同学的聚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二宫长期缺席,在被松本润挖苦“大作家真忙”之余,只能在LINE群组上看见樱井翔活跃的身影。

  二宫和也打开twi,毫不费力地找到樱井翔,端详着照片里的书。写着自己不认识的德语,二宫右手摸着下巴,因为没刮胡子而有一点点刺痒的感觉。——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自己的书的封面呢。光是想想便觉得幸福感溢满心头。


  樱井翔的确不习惯去人多的地方。高中时代有去漫展的经历,却毫无兴趣,只单纯地陪着二宫和也那家伙蹦来蹦去……樱井笑笑,和二宫也很久没见了,通过他的小说了解到他的生活状况,在日本他是新一代文坛之星,樱井却只记得高中时和他一起上学放学,社团活动结束后结伴去吃点心,在夕阳下分别的场景。

  ——而自己却规规矩矩地成了无趣的上班族?

  樱井翔不甘心地将手中的牛角面包啃完最后一口。

  樱花印记又开始刺痛,樱井不安地在椅子上扭了扭,端来续杯的咖啡的店员小姐家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了一眼樱井。

  树枝上开花时,树会不会痛呢?

  自己的血肉凝结成的樱花盛放,树会因为季节的更替而落花落叶,而自己身上的樱花又要何时才会凋谢呢。在网上完全查不到资料,到医院也不知道去哪个科室看病,从十年前生长出第一片花瓣开始,到如今已经缠绕至腰际,顺着脊骨一点一点向上,穿薄的白色衬衣都会被误认为是暗绣的樱花。

  

  樱井翔摇摇头,尝试从痛苦中抽离,撑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樱井翔暗自安慰着自己——虽然最近越来越频繁而且时间越来越长,仿佛要吞噬掉血肉一般的痛苦渐渐无法忍受,手忙脚乱间找出随身携带的止痛药就着咖啡吞下去。手上攥着牛角面包的纸质包装已经因为忍耐痛苦而皱成一团。

  仿佛一场暴雨可以遏止春天的花疯狂的长势一般,药吞下去烧灼感逐渐消失,樱井缩在沙发深处看着外面的天色,夕阳沉湎于城市边缘,街道上是从书展展馆走出来的人群,一群鸽子逐渐飞上向着深蓝转变的天空——

  “……sho酱?”

  樱井翔抬眼望去,看见那熟悉的面容,樱花遇见雨后的太阳一般疯狂生长。

  开始要命地疼了起来。樱井翔分不清是后背、抑或是尾骨、或者是在左胸腔里跳动不止的心脏。


难产的文……七七!捏口!看我产出来了!赶紧夸我!

以及对原梗有小改动,改成了被暗恋的人身上会开花。

评论 ( 16 )
热度 ( 72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