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莉莉安

两个少年的故事。写会儿自己喜欢的。

献给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推荐BGM:莉莉安——宋冬野

  他们不同于普通密友的关系被同学拿来偷偷议论嘲笑。

  二宫和也默默离开教室的背影仿佛在樱井翔心脏上狠狠地插了一刀,周围同学的恶意嘲笑声越来越大,樱井知道二宫爱面子,而因为自己的关系使得二宫背上“同姓恋”这样的罪名……

  樱井翔想要去追上二宫,但是现在就夺门而出的话会被渲染成更大的事件,只得按下性子当作全然不在意,笨拙地想要掩饰过去。

  二宫的座位便一直空着,樱井翔总是忍不住想要转头看一看座位后面会不会有二宫和也趴在桌子上面对自己的发旋,他抬起胳膊悄悄从下面的缝隙看过去,只看见二宫和也玩笑般拿来当笔盒的巧克力盒子,和二宫后桌佐藤仿佛捉到樱井翔的马脚一样的猥琐笑容。

  面前的草稿纸上写满了数学演算的思路,各种各样的数学符号都却统统化成了二宫和也四个字。明明不是那样的关系——从来没有的事。只是好朋友罢了。只是,只是好朋友。自己在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会被说成是恋人呢……

  下课后便有学生会的前辈找樱井翔,樱井“嗯、嗯”地应着,眼角的余光却总是望着走廊尽头的楼梯,仿佛再看一两次,那个猫着背的少年便会像从前一样插着口袋路过,看见樱井翔便露出开心却故意收敛着的微笑勾住樱井的肩,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樱井肩上,可能自己的溜肩就是这样被压出来的吧——

  “翔君?”

  “诶诶,在。抱歉。”樱井翔下意识地道歉。

  前辈扑哧一下笑出来,“你在为什么东西道歉啊。”

  是啊。我这是在为了什么而道歉呢。

  最终,第一次逃课的樱井翔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楼顶找到了二宫和也。樱井翔已经顾不得被同学如何闲话,他只想将二宫找回课室。因为前一届的学生会主席闲的无聊跑到楼顶嗑瓜子看书被老师抓到记了过,这个楼顶便闻名于樱井翔前前后后这两三届学生。虽说这个故事听来莫名其妙的很搞笑,但是也就渐渐地令体育馆的楼顶少了人。

  然而二宫和也喜欢这里,因为视线穿过校园葱茏的绿化带便是隔壁体校的棒球场,他因为意外而造成的腰伤被迫彻底断绝了与棒球的联系,如今只能坐在这里,寻找曾经的向往甲子园的梦。

  “Nino。”樱井翔叫他。

  “翔酱。”二宫和也回头看见樱井翔却一点也不意外,只淡淡地问,“不上课?”

  “没意思。”樱井翔撒了个谎,接下来是他喜欢的音乐课。

  “诶,真难得。”二宫和也笑。

  “他们说的话……”

  “没事,我知道的。”二宫和也还是一样的表情,樱井翔试图在他脸上找寻几分不满与愤怒,却无功而返。

  “对啊,只是朋友嘛。”樱井翔开心地笑了起来,大跨步走过去,揽住二宫的肩膀,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佐藤在上课时猥琐的表情,却错过了二宫眼中的落寞。

  

  樱井翔低头看见二宫对着自己的左脚的脚底,球鞋上沾着点泥。他的右腿一晃一晃地荡着,纤细的脚踝露出一截。“下课了去吃什么?”

  “学校的蜜瓜面包。大野智说要找我讨论社刊的事情。”

  樱井翔突然想起冈田准一天天都抓着大野智去吃炒面面包,却每次只能抱着红豆的默默啃。“啊,正好我要去找冈田前辈。啊——明明抢不到炒面面包的,为什么就不能让大野带自己家的炒面面包呢。”樱井翔说着,想着大野智家里的面包店的售货架上摆的满满当当的面包。

  

  二宫回头看他,笑了笑又继续晃腿。

  “诶,你是是多想和我呆在一起啦。”

  而“只是朋友啦”这句话又突然浮现在二宫脑海中,和樱井翔愣住又作势想要打油嘴滑舌的自己的样子混在一起,心口不由得一痛。

  

  夏天的日子仿佛过得特别慢,却在几个日出日落间便过去了半个学期。

  樱井翔逐渐学会了二宫和也那一套特别的淡漠态度,虽然他依然在学生会、各种晚会积极活动,却不再对“同性恋”在意分毫。二宫和也依然兢兢业业地做着文学社社刊的事,和美术社的大野智天天在小卖部碰头密谋封面,樱井翔倒是很少见二宫对除了棒球和游戏之外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足球社提前放人,樱井翔冲了澡便去文学社找二宫,头发还滴着水怕二宫嫌弃把稿子滴湿便围一条毛巾在脖子上。

  “Nino!”

  却是坐在一旁的读稿子的相叶雅纪嚷嚷了一句“吓死啦——”,樱井翔便故意拍手笑着说太好了,随意拉过一张椅子便挨着在电脑前写东西的二宫和也。

  二宫摘下一边耳机朝樱井笑了笑,将耳机塞进樱井翔的耳朵。樱井翔照例吐槽一句“nino的耳朵连塞耳机都会红呢“,便出拿家庭作业摊在桌子上开始写。

  二宫和也偷偷看着樱井翔认真写作业的侧脸出神,他的电脑屏幕上写了一个叫做莉莉安的女孩的故事。


  莉莉安的脑海中曾经存在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而周围的人都觉得她疯了,将她送去治疗。

  有一天晚上,莉莉安躺在精神病院的床上,脑海中的女人将一条绿色的裙子投入火中,哭着告诉自己男人离开了,前往无边的大海。

  莉莉安觉得很痛苦,因为治疗将女人苦苦守候的男人推向无人的大海,自己和杀死一个人没有什么两样。而那个脑海中的女人,就是另一个自己,男人则是自己心中暗暗爱上之人。

  到头来的一场无果的单恋,最终葬送了莉莉安的生命。

  

  二宫和也在写这个故事时大脑中一直盘旋着樱井翔讲起向往的大学的神情。他就像是那个扬帆于大海中的男人,而我,莉莉安,只会在原地把象征着等待的那条”裙子“烧掉。

  ——我可以在开头的地方写上这是写给他的吗。

  

  相叶雅纪拎起包道别,“要在毕业前写完哦,莉莉安。”

  二宫和也如梦初醒,草草地应了一声。

  樱井翔抬头看着相叶雅纪出门,“莉莉安?”

  二宫和也晃晃脑袋,像是没事一样将电脑推到樱井翔面前,大方地道:“想看就看呗。”

  “看你明显就是不想给我看嘛。那我还是等到你们出版我再欣赏二宫社长的大作好了。”

  二宫抬眼看他,失望溢满了他的眼眶,却不能让那脆弱的东西掉下来——自己一直都是傻子,明明早都知道这明明是和莉莉安一样的一场无果的单恋罢了。——他自有属于他的大海,而我只有属于自己的、能够一点一点地消磨掉回忆的火焰。

  醒目的毕业倒计时挂在文学社活动室里,快要变成个位数的数字令二宫和也没来由的觉得焦急,樱井翔正在慢慢地将书本一本一本地放回书包里。夏日的黄昏炎热得吓人。

  乱七八糟的东西占领了二宫的脑海,在粗暴地清空的同时二宫只能顺从自己身体做出的动作。

  他的口腔里有足球社团结束后前辈给的蔓越莓味薄荷糖的味道。

  

  那个吻被樱井翔慌乱地归结为友谊之吻,二宫只是开玩笑似的向樱井随意地土下座道歉。


  “呐。最后的一期社刊。毕业快乐。”

  樱井翔愣愣地接过书,来不及和二宫道谢便被另外的同学递来的同学录淹没。

  二宫和也笑笑,朝樱井翔挥了挥手便消失在人群中。

  他知道那些夏天永永远远都回不来了,梦想和对未来的憧憬也终被细碎的生活一点一点地筛去。

  樱井想要专门去找二宫和也道谢,毕竟两人形影不离了三年到现在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再说便草率毕业总觉得缺少一点什么。却被二宫家紧闭的大门挡住,而那本最后的社刊,直到樱井翔准备坐上前往K大的新干线的前一天晚上才在一堆毕业纪念中被找出来。

  “献给你。——Kaz.”


  “    孤独的人他就在海上

  撑着船帆

  如果你看到

  他回到海岸

  就请你告诉他

  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莉莉安。”


  母亲讲樱井翔送到车站,絮絮叨叨地讲着一个人生活要注意的事情,弟弟牵着妹妹的手到处望着,正值青春期的妹妹不耐烦地将樱井翔的行李箱推来推去。

 

  樱井翔手上抱着那本写着莉莉安的故事的书,眼神落寞。

  偏偏是他,缺少了最后的道别。

  新干线外是人来人往的车站,母亲因为其他的事情不得不提前离去。樱井翔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不知道是第几次翻开莉莉安的故事。

  “你知道吗,我连再见都没来得及和他说!”

  明明是毕业前写的东西,却偶然间便成了现实。

  难言的隐痛一下一下地刺激着樱井翔的神经,翻完莉莉安后便一直折磨着自己。

  “翔!”

  樱井翔抬起头。

  二宫站在新干线轨道外,夏日的风吹鼓少年的白色衬衫。

  

  樱井翔想要冲下车,新干线的门却缓缓地合上了。泪水盈满了樱井翔的眼眶,樱井翔努力地伸手去擦,却越擦越模糊。

  “好き。”

  樱井翔听见二宫和也这样喊。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