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三色堇

旧文重发万字注意。
 
 
 
樱井翔的公寓楼下开了一家咖啡店。下班回家时咖啡浓郁的香味便溢满整个街道。
自己有空时会在家里煮咖啡,但是比起咖啡,自己还是更喜欢在家里自斟自饮。
嗯,去看看那家店吧。

樱井翔觉得很神奇的是,周围中学下课后便会有许多学生前往那家咖啡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没准店主是个帅哥呢。
 
 
 
店的门口种着稀疏的几株三色堇。一个小架子上写着今日特供甜点。字看起来便很有力,仿佛艺术家的字一般。
推看门,里面没有开空调只有一两架风扇在转动。可是并不觉得热。店里放着樱井翔从来没有听过的歌。仿佛是原创曲?
“欢迎光临~”一个和樱井翔身高差不多的男生,染着栗色头发,笑的很灿烂,声音很元气。
“aiba,你这样会吓到客人的啦!”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嫌弃地道,又转而去看着锅里的意大利面。
被称作aiba的男生天然地挠挠头,带着樱井翔在吧台前坐下。

“想喝点什么?”

樱井翔看着站在咖啡机前的男生,定定地说不出话来。
嗯,好帅。
有点猫背,声音很慵懒,刘海有点遮住了眼睛,栗色的眼瞳十分醒目。他穿着店里的制服,紧身的衬衣勾勒出他姣好的腰线。
自己痴汉了…樱井翔吐槽一句。
 

“呃,拿铁。谢谢。”樱井翔感到有点局促不安。

“nino。”一个软软的声音从里间传出来,“我要喝咖啡…”
“自己出来拿!”被称作nino的男生翻了个白眼,“大野智你再不出来你的面包脸都要发霉了!”
“扑哧。”相叶一下子笑了起来,几个女高中生看着他的笑颜低低地尖叫出声。“好帅啊爱拔桑…”
一个穿着牛仔围裙的男生从里间慢慢悠悠地走出来,围裙上还带有星星点点的颜料印子。
“我坐这里了~”他对樱井道,直接拉过樱井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二宫将樱井翔的拿铁摆在樱井的面前,“请。”
樱井翔慢慢地喝了一口。
 
 
嗯,比自己在家里煮的咖啡好喝多了啊!
这么好喝的咖啡忽然就在我家楼下!我今天才发现!
而且煮咖啡的这个小哥真帅。

今天你怎么这么痴汉呢樱井翔。
你会被当作变态吧。
 
 
心里波涛翻涌可是表面只是在静静地品着咖啡。
二宫将另一杯美式递给大野,双手撑着头,看着店里的顾客。

“啊…真好喝。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咖啡呢。”樱井翔放下杯子,兀自说道。
“谢谢哦。”二宫转过头,朝樱井翔粲然一笑。
 
 
 
那天之后,樱井翔变成了那家咖啡店的常客。
一样的位置,一样的拿铁,一样的几个人。
成功地和店里的四个小哥混熟了。大野智是一个画家,最近为了自己的个展忙的焦头烂额。
相叶雅纪是在读的研究生,只有晚上和周末在店里帮忙。
二宫是这家店的老板,辞掉工作之后便和朋友松本润一起开了这一家咖啡店。
松本算是掌勺,甜点西餐都会做,樱井翔彻底拜倒在了松本做的布丁之下。
店里的装修由大野监督,浓浓的艺术气息,放着原创音乐和纯音乐,给樱井翔在忙碌的职场生活中增添了一点情调。
曾经问起原创音乐的事,松本努努嘴,“nino自编自唱的曲子呢。”
二宫只是笑笑,“不过是平时无聊写着玩而已啦。”
 
 
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
从见到他第一眼开始。
他毒舌,吐槽总是让店里的顾客们放声大笑。
但是他总带着一种疏离的意味,站在吧台后面,磨咖啡,煮咖啡将手撑在吧台上看着每一位顾客喝着咖啡聊天的样子。嘴角总是带着淡漠的笑容。
他喜欢店门前的那一排三色堇。他喜欢和美式。嗯这点和大野智一样。苦涩的美式黑咖啡。
喝咖啡的时候皱起的眉头也很好看。
大概,自己是暗恋上了二宫和也吧?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
会被当作痴汉的。樱井翔默默吐槽一句。
一直以为自己是想和一个爱自己的,自己爱的女孩子建立一个家的。
可是自从遇见二宫和也。
大概自己不会喜欢上除了二宫和也之外的某个男人吧。
和咖啡一样苦涩。带着咖啡独有的酸味的暗恋。
总有一天,美式会换成卡布奇诺吧。带着幸福的,甜蜜的泡沫。一切苦涩都会变成醇香的。
嗯。总有一天。
 
 
  
 
 
又到梅雨季了啊。松本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念叨了一句。
樱井翔刚下班便往咖啡店里走去。店门前的三色堇开的正好,可是有些花瓣上却沾上了泥水。
撑着伞蹲下来,将手伸出雨伞接了点雨水,轻轻地洒在花瓣上。
嗯真好看。三色堇。
 
 
隔着玻璃落地橱窗看着樱井翔专注的侧脸,二宫莫名的觉得很温暖很亲切。毕竟,这样细腻的连店门口的花上沾上泥水都注意到的人真的不多了。
像店里的暖黄色灯光一般。
 
 
“欢迎光临~”松本笑着帮樱井翔打开门,接过雨伞,挂在一旁的伞架上。
大概因为天气,店里只稀稀落落地坐了七八位客人。二宫在收拾书柜,将一本书递给了住在附近的一位女白领。
“呐,这本书很不错呢。”樱井翔听到二宫这样说。
二宫抬起头,和樱井翔打了个招呼,旋即注意到樱井翔有点沾湿的袖口。
“翔桑没有好好打伞吗?袖口都湿了哦。”
樱井翔因为二宫的细心而心一暖。“啊没事的。一点点而已啦。”
二宫一脸我才不管你的表情:“今天也是拿铁吗?”
樱井翔忙道一句“拜托了”,转而注视着二宫煮咖啡的身影。
 
 
 
松本注意到樱井手边的书,“樱井桑喜欢看村上春树?”
樱井模糊地应了一句,“不算喜欢吧,找来看看总是好的。”
二宫和也一手撑着桌子,一边眯着眼看清楚了那本书。
《挪威的森林》。
“真经典。”二宫咕哝了一句,“不过我不太欣赏村上春树。”
“嗯?”樱井翔被二宫的特殊论点吸引,“这怎么说呢?”
二宫看着书的封面,道:“村上春树…语言很美好没错,但是与我而言缺少那种可以直击我心灵深处的句子。我感觉他的文字缺少力量。”
“有力量的文字才是好文字。写书写文章就是期望求得与读者的共鸣。写出来的东西可以让更多人明白你欣赏你赞同你。”二宫淡淡地说着,“但是村上春树有一段关于钢琴的论点我到很喜欢。”
“对于那些刚刚开始学钢琴的孩子来说,天赋还算是挺重要的。但是更多的是要靠努力。刚刚开始学,可能他们半个小时就能学完别人一个小时才能学完的东西,就会产生优越感,因为优越感而产生对钢琴的兴趣是不长久的。因为随着难度的加深,发现再也无法只花半个小时就能学会时,他们也就随之产生放弃心理。所以呢,大多数成功的人,从前都是普通人。”
“大多数成功的人,从前都是普通人…”樱井翔重复着句子,反反复复地念着。
“樱井桑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呢?”二宫一边倒着咖啡一边问。
“嘛…推理小说吧…”樱井翔说着。
二宫笑着说:“我记得J是东野圭吾的大饭呢。”
“有谁看推理不看东野呢?”松本反问道。
“哦…难怪呢,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看见那边书架上两排东野圭吾的作品呢。当时就在想嗯这里有个东野饭。”
松本笑笑,“推理小说的话,还有几本雅纪拿过来的岛田庄司呢。”
“相叶桑喜欢岛田庄司?”
“大概是喜欢那种离奇的推理吧。”二宫和也将咖啡放在樱井翔面前,“请,拿铁。”
“谢谢…”樱井翔应着接过,喝了一口。
“岛田庄司啊…小说情节确实设计得很不错,比如《斜屋犯罪》和《占星术杀人魔法》。但是有的时候会觉得,这种情节大概只会出现在小说里吧。”松本润从冰箱里拿出了淡奶油。
二宫和樱井表示都没看过《占星术杀人魔法》。“书名听起来就很奇怪。”二宫道。
“嗯。像灵异小说了。”樱井接话,“《斜屋犯罪》倒是有看。”
 
 
“晚上好~”相叶的大嗓门突然出现在咖啡店里。
松本撇撇嘴,向坐在甜品柜旁边的一位女顾客道:“铃木小姐,雅纪他害得我把你的那份蛋糕切歪了,说吧,怎么算。”
铃木笑着道:“这个大丈夫的哦。”
二宫补刀:“本店的出品一定要完美哦。这块算相叶酱的,J你再切一块。”
“诶!我刚放学就往这里跑诶!”相叶不满的道。
“嗯,我刚下班家还没回就在这里了。”樱井静静地喝了一口咖啡。
相叶一脸为什么是我的锅的表情,将头抵在甜品柜前看着松本。
“雅纪你别趴在甜品柜上。”松本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再趴着我让你明天趴在床上下不了床。”
樱井和二宫感觉被闪瞎了眼。
 
 
仍然在下着雨。
樱井翔坐在吧台前,和二宫聊着最近在看的书。
大野难得有空,在店里画画,墙上渐渐开出一朵又一朵的三色堇。
“nino真喜欢三色堇啊。”
二人熟络了不少,称呼都亲近了许多。
“看到三色堇就想到小时候啊…”二宫笑着说,“小时候妈妈在花园里种了很多三色堇。看到三色堇就想到妈妈。”
尽管表情很轻快,但是眉眼间的落寞都被樱井尽收眼底。
张张口,想继续问下去,最终还是作罢。毕竟这已经是二宫的隐私了。自己也从没有听过二宫提起家人,反而自己倒常常和二宫诉苦说被家里催婚。
毕竟三十代了啊。
大野一笔一笔地描着,“智很少使用这么鲜艳的色彩呢。”二宫撑着头看着大野。
“啊……是啊……”大野慢悠悠地说。大概这人一画画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反射弧都长了不少。
店里的歌慢慢地播着,
“找到了堇花,这个花很美…”
“可终究是要枯萎的啊…”
大野轻轻地跟唱着,声音的清亮动听把樱井吓了一跳,这和他平时说话软软糯糯地声音完全不一样。
“智他以前可是杰尼斯的Jr.哦。”二宫笑着说。
“这么好听的声音怎么不去当idol呢?”樱井大觉可惜。
“因为更想画画啊。”大野笑着说。笑得很帅气,“nino也是嘛,明明去美国学完电影回来了上了一年班却把我们几个叫回来开咖啡店。”
二宫啧了一声,“这里有的吃有的住你有很大意见吗?大画家。”
 
 
这样狡黠的二宫。
 
 
相叶骂骂咧咧地说着鬼天气洗了衣服都不干…
松本一脸嫌弃地说你倒是送去干洗啊。
樱井打趣道几天没见相叶桑是不是真的没起来。
相叶不爽地坐着松本的车回了学校。松本顺便去给大野送咖啡。
一下子店里只剩下樱井和二宫二人。二宫望着玻璃窗外越下越大的雨,“翔桑,可以陪我出去看看花吗。”
樱井跟在二宫身后,看着店外的两排三色堇在雨中顽强挣扎着,即使这样,也有几株倒在泥泞的土里。
二宫熟练地将那几株拔起,翻开泥土,埋进去。
“真可惜。”樱井喃喃地说。
二宫拧开水龙头,“弱者总是会离开的。”
“《人间失格》里的句子。”二宫补了一句。
二人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樱井发现二宫的衬衣淋湿了,便急急忙忙地回到店里。
脱下自己的针织衫给二宫披上,毕竟那湿透的一角白衬衫贴着肉对于樱井而言太过诱惑。
二宫也发现了自己的尴尬,只任由樱井帮自己披上。
“Nino还没有女朋友吗?”樱井终于鼓气勇气问出了这个在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
二宫笑着道:“想我这样的穷光蛋咖啡店店主有哪个女孩子看得上眼呢?”
别装傻了二宫和也。
樱井道:“不过Nino还很年轻啊,不急着结婚嘛。不像我天天被家里催婚。”
二宫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道:“大概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吧。”
“嗯?”樱井一愣。
“因为我喜欢男人。”二宫和也直直地看着樱井,“我这都告诉你我是真把你当朋友了呢。”
“不过明白自己的性向才能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爱情这种东西早都不奢求了。爱情绝对不是像奶茶那样甜蜜的。爱情大概是像最纯正黑咖啡一般。”
“同性之间也会有真正的爱情的。”樱井看着自己的咖啡说。那四个音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大概吧。像相叶酱和J那样大概就是吧。虽然我常常S相叶酱,但是我明白自己一直都在羡慕他。羡慕他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毫无顾忌地在一起。J他对相叶酱很好…”
“但是我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呢。”
“毕竟像这样的爱情,怎么会每一桩都圆满呢。 ”
“还不如不要算了,省得疼痛一辈子。”
 
 
樱井翔已经忘记自己是怎样离开咖啡店了。
回到家木然地将自己扔进盛着满满的热水的浴缸里,眼前却全是二宫和也的身影。
哥哥又发来相亲消息的短信。樱井烦的想要砸手机。
然而砸了也无济于事。
自己真的爱上了二宫和也怎么办。
但是自己能给予他什么?
在世俗的眼光之下注定是无法长久的啊…
那句“好きだよ”,就让它彻底腐烂在自己心里好了。
手机再次亮了起来,
“翔桑,来我画展好吗。突然有事想要找你。by大野智”
 
 
樱井翔到达画展是大野席地而坐,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咖啡,端详着挂在墙上的一幅画。
大野示意樱井坐下,“美术馆的地板很干净的哦。”
樱井翔坐在大野身边,正想开口问,大野先说话了:“翔桑,你觉得这幅画怎样。”
樱井懵了。自己对于音乐还懂得不少,但是对于美术自己真的一窍不通。
“虽然整幅画是暖色调,而且用了十分抢眼的明黄色,但是总觉得给人一种绝望感。”大野兀自说着,“这是一位评论家说的。这幅画灵感来自Nino。
“Nino?”
“我画完也挺惊讶。画笔是不会说谎的。原来Nino在我心中是这样的。”
“虽然我比起Nino迟钝不少,但是我看出来了。翔桑你喜欢Nino吧?”
樱井被大野直接揭穿有点不爽,有一种被人看透了的感觉。
“Nino他啊…对于喜欢和爱这种东西大概已经死心了吧。”大野喃喃地说着。
“Nino他在太年轻时接受了太多事情了。”
 
 
樱井道:“其实,二宫是喜欢男生的啊。”
大野侧着头看着樱井,“Nino这个都跟你说了?”
樱井点点头。
大野沉默了一会儿,“那大概我告诉你一些Nino的事他也没关系吧。翔桑,想知道Nino以前的故事吗。”
樱井道:“听你提起过他是学电影的…还去了美国。”
大野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樱井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野智。是怎样的过去会让大野这样呢?
“Nino他出生在一个家境很好的家庭里,父亲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社长,母亲也是很温柔的人,家里还有一个姐姐。Nino他从小就展现出了对音乐和电影的天赋,17岁那年,他的父亲将他送去了洛杉矶学电影。”
“在洛杉矶,Nino如鱼得水,成为了教授口中的天才。导演编剧都很上手,同时自己的音乐创作也没有停止。在18岁时,喜欢上了同一个学院的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是从里士满来到洛杉矶的,美国人。他们后来在一起了。那可能是Nino目前为止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吧。那时我们两个常常邮件来往,可以看得出Nino很幸福很满足。”
“二人终于到了那一步,可是那个女孩子,却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哭着对Nino说对不起。”
“其实她是喜欢女生的。”
“这无疑对Nino打击巨大。自己的初恋居然是女同。”
樱井怔怔地听着,觉得这一切似乎像小说里的情节一样。
“这故事还没完。那天晚上Nino一个人在洛杉矶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白天的洛杉矶和晚上的洛杉矶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很不幸地,遇到了三个喝的醉醺醺的三个同学。他们嘲笑Nino是亚洲人,‘身体柔软的像个女孩子,早都想上了’,便将Nino扯到街角,开始扒他的衣服。”
“Nino本来体质就弱,完全不是那三个男的对手。但是这时润正好路过,像润那样的富家子弟,身边带的保镖已经够他们受得了。”
“那是他们认识吗?”樱井问。
大野摇摇头,“润只是正好听见Nino用日语的呼救。那时润在洛杉矶读大学。二人就这么认识了。”
“润提议二宫去他家里住,反正房间也是空着。二人便开始一起住,还在那一年结识了相叶酱。那时润已经和相叶酱在一起了。Nino看着他们二人的相处,发现自己也有许多改变。大概他已经对女孩子死心了吧?”
“那Nino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现在怎么样?”樱井忍不住问。
“去世了。自杀。”大野淡淡地道,“和她的女朋友一起。因为家里不支持。”
 
 
这样不一样的情感。
结局大概总会十分可怕吧。
 
 
“樱井桑,我知道你很喜欢Nino。可是Nino这人太要强了,明明扛不住了还要笑得比哭还要难看地对我说‘大丈夫’。我真的希望你可以让Nino从阴影里走出来。毕竟他的梦想这么伟大,他又这样的有才华,窝在咖啡店里绝对不是从前的二宫愿意去做的。”
樱井突然间哽咽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可以想像得出当年17岁的二宫和也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大野继续道:“一年前,Nino的父母死在了一场意外中。Nino将父亲的公司全交给姐姐,辞掉在电影公司的工作,在家里呆了半年。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几个月前把我们几个召集起来,开了这家咖啡店。然后,翔桑你推开了这家店的门。”
 
 
 
“这大概就是…羁绊吧…”樱井看着那幅画,缓缓地说。

“羁绊…”大野沉默了。

大约是被这个似乎十分美好的词语打动了。
可是现实呢?
 
 
“我一定会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
樱井这样说,对大野,也是对自己。
从自己推开咖啡店的那一刻起,二人的人生便相交在一起了吧。这是羁绊,也是宿命啊。
Nino。等我。
我一定要将你牢牢保护着,不要再让你受一点点的伤害了。
 
  
 
急匆匆地告别了大野智,樱井翔回到了那家种着三色堇的咖啡店。
二宫正在洗咖啡杯。暖黄色的灯光下只有二宫一人的影子。

“Nino。我喜欢你。”

不对啊!!!
我本来想好了那么大一段的话!

“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破罐子破摔吧。

二宫惊愕地抬起头,“翔桑?”

“我真的很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火热。
可是,二宫和也,为什么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呢?
我要听到你肯定的回答啊。

“翔桑。”
“我要关店了。”
“别闹了很晚了哦。”

“我没有在胡闹。”
樱井上前几步,将二宫揽在怀里。
“把以前的事情忘掉好吗。”
“我不会抛下你的。真的。”
 
 
二宫知道,自己贪恋这样的温暖。
可是,谁能保证这份温暖永永远远地存在在自己身边呢?
自己被彻底地撕碎过。
与其说喜欢男人,更不如说已经心死了。

“翔桑。”二宫生硬地挣脱出来,“不要逼我可以吗。”
对面人的表情的瞬间黯然让自己心如刀绞。
“我只会耽误你的啊翔桑。”
“家里不是要求你结婚了吗。”二宫笑了起来,却无比凄凉,“好好找个女孩子,把你的孩子带来给我看哦。”

“不,Nino。”樱井回答得很干脆。
“我们还有很多日子。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樱井翔你还是头脑发热的国中生吗。这样的爱情是没有未来的。”二宫冷下脸,“对不起我要关店了。”
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呆滞的樱井翔送到店门口,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明明深爱却不能相守。
没办法啊…谁叫我们,拥有着同样的性别呢。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无法容纳我们的。
见过最爱家人的相叶为了松本和家人大吵一场。
见过初恋女友的为情而死。
见过洛杉矶街头的恶心的嘴脸。
这个世界还有给我留下什么希望吗。
 
 
看着樱井在店门口站立一会儿后独自离去的孤单背影,二宫颓然地靠着柜台坐在了地上。
无法忍耐的泪水砸在二宫的手背上。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放肆地哭出来了?
习惯了一个人承担所有。
自己向来都是孤单一人。
大概自己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坚强吧。从来都没有那样坚强。
只是一直在苦苦支撑着这副躯壳。
从前的电影梦想,从前的音乐梦想就在那里。可是一碰便是一痛。

昔は…
笑い合った日もあったね。
またね…
 
 
 
自那天以后,樱井就再也没有来过。
松本默默地看着二宫眼下的乌青和略显凌乱的头毛,叹了一口气。那天自己就在店铺的里间收拾东西。
二人都太过聪明。
二人都太过敏感。
二人都在小心翼翼地不伤害对方。
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就是不能在一起呢。
“Nino。”松本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还是忘不了那件事。”
二宫只低着头看着朝水槽放水的水龙头,没有回答松本。

“Nino。放下那件事好吗。”
“翔桑是真的喜欢你的啊。”

二宫默默地抬起头,看着松本。
“J,我也想忘掉那件事啊。”
“可是我做不到。”

“从前的二宫和也,是会喊着Nothing is impossible的。”松本道,“智君跟我说的哦。”
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显得轻快一些。

“以前?”二宫笑道,“那也只是以前了啊。”

“可是,现在是现在。”松本直视着二宫栗色的双眼,“keep trying.”

二宫闻言一震。

以前都是以前了。
在自己手里的,只有现在和将来了。

“二宫和也,你还要这样颓废地过下去吗。”松本道。

“J…”二宫话还没说完,相叶忽然冲进店里,扯着嗓子道:
“我!看!见!翔!酱!的!女!朋!友!了!”

松本看着二宫逐渐冷下去的脸。第一次萌生了想将相叶雅纪拍死的念头。
 
 
 
 
和佐佐木的相处很融洽。温柔,知书达理,偶尔的小撒娇,堪称女友模范。
樱井翔知道,自家家人找到佐佐木也挺不容易的。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下班便开着车去接佐佐木,二人找一家咖啡店聊天,然后就在咖啡店里解决晚餐,送她回家。
 
 
可是樱井清楚。
自己忘不了二宫和也。
自己依然深深地爱着他。

为什么愿意和佐佐木交往?
大概因为初见时她手中的一杯美式咖啡。
大概因为初见时她穿的那一件素白衬衫。
大概因为初见时她谈及文学应答如流。
总是不一样的。她喝美式时不像二宫和也那样淡然,总会因为苦涩而皱着眉头。
她的衬衫会带着华丽的刺绣或者胸花。
她不欣赏太宰治,她不喜欢日本文学,她喜欢的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爱情小说。
佐佐木讲话方式带着平成年代的激情,即使十分温柔,但总会带着一些凌厉。
挺抗拒二人之间的肢体接触。
只有一两次佐佐木主动的牵手。
总会想起二宫在自己怀里的感觉。

今天依然在一家咖啡店。和佐佐木一起。佐佐木在小口小口地吃着一块小巧的轻芝士蛋糕。
蓦然想起了松本做的轻芝士蛋糕,那日黄昏四人的笑闹。
“翔くん?”佐佐木叉起一小块蛋糕想要喂给樱井。
犹豫了一下,礼貌地拒绝。看见她失望的表情感觉十分抱歉。
但是…
望向窗外,外面下着雨,喧闹的东京街头因为淅淅沥沥的雨平添了一层梦幻。
车水马龙间,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普通的白色T恤,紧身牛仔裤,吃力地拎着一个购物袋,刘海北风吹的散乱,格外令人怜惜。
——二宫和也。
他没拿伞。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樱井翔抓起自己的伞,冲出店门。
佐佐木一愣,心下狐疑,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慌张的樱井翔。
像是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破碎了的小孩子。
 
 
穿过重重的人潮,西装被雨水稍微打湿了也毫不在乎。

“笨蛋,会感冒的啊。”
 
 
雨点忽然被隔绝在外,一只有力的大手覆上了自己提着购物袋的手。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温柔得让人想哭。自己不知道心心念念了多久——樱井翔。

樱井翔脱下西装,将外套覆在二宫的肩上。

“sho桑…”
 
 
将二宫拉到自己车边,“先上车吧。”打开车门将二宫推进车的副驾驶座。朝咖啡店的方向看去,特殊的玻璃使得樱井翔看不清佐佐木在哪里。
只好匆匆地发了一条短信。 

可是佐佐木看的一清二楚。
樱井为那个男人撑伞时眉眼间的温柔。将外套披在他身上也是那样自然。
手机亮了起来:
“对不起,有事先走了。”
樱井翔。
被耍了的感觉。可是就是生不起气来。自己生气也并不会有什么用吧?
原来是这样。
佐佐木默默地隔着玻璃看着樱井翔关上副驾驶的门,钻进车里。
 
 
 
“sho桑刚刚在和女朋友约会吧?”二宫和也笑着说。虽然知道自己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我没有女朋友。”

“相叶酱说看见了哦。”二宫和也把头埋在手臂围成的圈子里,声音闷闷的。

“二宫和也。”樱井翔勾住二宫的下巴,“我说过我喜欢你。”

……
这人表白还是这么烂。
我接受到的最烂的表白。
二宫和也这么想着。
可是我就是喜欢上他了呢。
 
 
 
正午的阳光混杂着星星点点的雨滴,世界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
在樱井翔看来,眼前的二宫和也,如同雨中的太阳一般耀眼。

樱井凑上去,抚上二宫的后脑,轻轻地吻上了二宫薄薄的嘴唇。
二宫身上的宝格丽茶香,淡淡的,有些刺,后调却十分柔和。
真像二宫和也。

二宫闭上了眼睛。
既然是樱井翔。
既然我如今有樱井翔。
不再是一个人了呢。

“喜欢你哦。”
二宫和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おかえり~”二宫和也懒洋洋地靠在柜台前。
樱井翔拽拽领带,坐在惯例的座位上,接过二宫端来的摩卡。

二人终于确定了关系。

“今天我哥在公司对我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樱井叹了一口气,“和我说佐佐木小姐的事情…”
二宫撇撇嘴,“嘛,前女友嘛~”
樱井轻轻拍拍二宫的头,“你这个醋坛子啊…你是我现在的男朋友就好啦。”
二宫啧了一声,“这还是在我的店里呢。别对我耍流氓。”说着,向那边的顾客的方向努努嘴。
几个高中女生已经在无声地尖叫了。来到这里喝咖啡真的太赚了。帅哥和帅哥kyaaa。
樱井感受到那边火热的视线,只好不甘心地收了手。
“你和佐佐木小姐说清楚了没。”二宫将咖啡粉倒进咖啡机里。
“我已经跟她说了我和你的事情了…”樱井揉揉太阳穴,“她说她理解,但是我哥已经知道我甩了她这件事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甩佐佐木。”
二宫笑着说:“good looking guy.没办法。”
樱井死命忍住要去拍二宫头的手,“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嘛,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二宫对于樱井翔魔性笑声只能以白眼相待。
“不过啊,还是要和你哥哥说清楚的吧?”二宫问道。
“这就是问题啊。我们家绝对不会允许的…”樱井看着二宫和也栗色的眼瞳,“不过我绝对不会抛下你的。真的。”
二宫红了脸,嗔怪地看了一眼樱井。“既然明明知道不允许还要死皮赖脸的追我嗯?樱井翔?”
“规矩嘛就是拿来打破的。”樱井撇撇嘴,“大不了咱们去欧洲的哪个地方领证吧。樱井和也。”
 
 
……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樱井翔并不想回忆。

樱井和也…
挺好的名字不是吗。
樱井兀自地笑了起来。
 
 
 
二宫和也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是一封全英语的邮件。
那封邮件,来自自己大学时代的导师、自己最尊敬的电影方面的前辈、好莱坞的一流导演。
“很久没见面了,在日本发展得怎么样?是否愿意执导一部电影呢?应该很符合你的风格。期待你肯定的答复。”
R先生。
一封邮件唤醒了Nino对于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的回忆。
洛杉矶,那个奇妙的城市。
可是自己想到那个城市就会心头一紧。Jane已经不在了。那个自己爱过的唯一的女孩子。
她去世之后…自己还没有去她的坟头看望过她呢…
二宫叹了一口气,要怎么和樱井翔说呢…这家店怎么办呢…
 
 
骤然一惊,自己无意间已经计划着赴约了。
 
 
大概是心态变了许多吧。
看着手机的锁屏,是自己被樱井强迫着拍的二人的自拍。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弧度。
Jane,我明白你了。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值得付出生命呢。

自己消沉了几年之后,如今大约是再次踏上梦想征途的时候吧。趁自己还年轻。
 
 
樱井翔接到二宫和也的短信时正在为家族企业的事务忙的焦头烂额。自己的哥哥仿佛报复一般把零碎的事情全扔给樱井监督。
我到底是不是他亲弟弟啊…樱井揉揉额头,美其名曰锻炼锻炼结果就是想我去和他认错吧…
 
 
“翔ちゃん,我想去一趟美国。”下面是那位导师给二宫的邮件全文。自己的英语水平读来毫不费力,自己惊异于这样的大物导演竟然是自家男友的大学导师。
这是Nino一直以来的梦想吧。
“前へ。”
樱井翔自言自语地说着。
自己舍不得二宫和也呢。樱井苦笑着,觉得自己真优柔寡断。
“等我下班了我们再详细说吧~加油~”
 
 
大家都要加油呢。樱井看着手机上的短信,不知不觉间笑了起来。
Nino,为了梦想要向前走哦。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
 
   
 
二宫看着樱井秒回的短信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他一定会支持我的呢。
 
 
半个月后。
在日本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如今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
洛杉矶…我又来了。

电影剧本已经看得滚瓜烂熟,虽然只是导师的助手,也算是这部影片的副导演了。
和Mr.R一起执导,这是让新人导演登上世界舞台的机会啊。

樱井坐在驾驶座上,时不时瞄一眼坐在副驾驶座的二宫和也。
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二宫和也吧。
意气风发的新人导演。樱井翔坚信二宫和也可以成功执导。
虽然心里十分舍不得二宫和也的离开。但是这对于二宫来说这机会分外重要。

“sho,真的很开心呢。”二宫带着笑意,看着开着车的樱井。
樱井翔趁着红灯腾出一只手揉揉二宫的头发,“去了美国也要记得回我message哦大导演。”

二宫笑着拍拍樱井的手说着好啦好啦专心开车啦。

汽车重新发动,窗外景物飞速闪过,其实樱井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秒,明明只是刚刚在一起,却又要分开。

二宫敏感地察觉到樱井的落寞,柔声道:“我会想你的。一定。”

自己的情绪不可以影响到Nino啊。
要让他毫无顾虑地去美国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呀。

樱井笑着说:“你都是我的人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天天都想我的嘛哈哈。”

“诶我说樱井翔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要樱井翔的二宫和也。”

二人脸上尽是藏不住的笑意。
二宫红着脸说着你这家伙三十代了还能说着这话一脸正经的样子。
车子拐进了机场的停车场。一架飞机从二人头上飞过。
 
 
终于到相离的时刻了。
停好车,开门,帮二宫和也套上风衣。
秋天真的说来就来了呢。
今年春天的梅雨季节,在三色堇盛开之时遇见了二宫和也。
今年夏天的尾声,在暴雨倾盆中第一次与二宫和也亲吻。
今年秋天,在即将分离之时帮他套上风衣,拿好行李,将他送往大洋彼岸。
今年冬天,大约就只能在圣诞节时在视频聊天中看着他开心地说着久违的城市,久违的故人,久违的梦想吧。

停车场里停满了车。
在这里一天会发生多少相聚相离呢。

 
 
二宫将二人紧紧牵着的手藏在长长的袖子里。
樱井被二宫细小的动作狠狠地感动了一把,放下行李将二宫拽入怀中。
“早点回来。”
——最终还是说出来了呢。
“嗯。”二宫的头埋在樱井的肩窝里,闷闷地应了一句。
樱井翔低下头在二宫的额头上轻轻啄了一口,“好了,走吧。”
二宫只紧紧地攥着樱井的手。樱井索性将二人交叠在一起的手塞入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在机场大厅,樱井翔默默地看着二宫和也独自一人进入候机室的身影。二宫时不时地回头,二人都勉强着自己挤出微笑。

结果,还是让他担心了呢。
樱井这样想着。
Nino,一定要成功啊。
 
 
手里还拿着二宫临行前交给樱井的一片压花。三色堇。
这大概是今年的最后一朵吧。被二宫做成了标本交给樱井。

 
 
三色堇,
红色的部分代表思念。
黄色的部分代表喜忧参半。
紫色的部分代表无条件的爱。
樱井翔看着那个小小的安检入口。
三色堇,代表着束缚。

二宫和也,我以后,一定要将你牢牢地绑在身边。

“等你回来后,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低下头,发了在他前去洛杉矶前最后一条短信。

二宫和也刚刚把手机从安检带上拿起来,便看见了这一条短信。
一旁的安检美女姐姐瞥了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樱井翔你这个粘粘糊糊磨磨唧唧的家伙!装什么纯情小男生啊!
二宫和也十分尴尬地抓起行李就溜走了,脸颊绯红地回复着樱井翔。
 
 
 
“哟,这是热恋期的表现啊Nino。”

一个分外熟悉的声音。

“JJJJJ…松本润你怎么在这里?!”二宫和也吓得不轻,感觉自己的面部肌肉在一串J之后开始抽搐。
眼前这个穿着长风衣,在机场里也带着墨镜的古怪的人…
松本润标配出行装束确定无误。

“我啊…我也去一趟洛杉矶啊…”
“没准我们两个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地方呢~”松本笑着说。、
 
   
   
 
“难道说是…R老师的电影?”

二宫和也记得,当时的松本润,在洛杉矶学电影编剧。还顺便修了个时装设计师执照。

“是啊~Mr.R本来就是我父亲的朋友~父亲听说你来当副导演便将我推了出来~”松本扶了扶墨镜,“放心,店我已经关了。暂时歇业。”

“啊啊啊松本润你干什么啊你不在咱们那个店交给那个黑皮画家可以吗!”

“不是有翔君嘛…”松本润用小奶音念着。

二宫一听语气放缓了许多,自己对于松本润的到来还没接受吧…虽然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不服输地道着翔有工作啊。
 
 
松本依仗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二宫和也,“啧啧啧Nino有男朋友了就开始嫌弃你最宠的弟弟了呢。”
二宫对于松本的小奶音毫无还手之力,生来的弟控属性让二宫也没办法。
“那相叶呢?”
“他那家伙忙着研究课题才没时间理我呢。”松本拖着行李箱走着,“再说了,我也想去美国啊。这样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去学习学习。”
“所以,我作为这部电影的服装监督正式加入了。二宫副导演好!”
二宫看着松本润一本正经的样子一下子笑了出来。

这哪里像J大爷啊。

松本也扑哧一笑,将二宫手上的机票抢过来,“头等舱?”
“嗯。R老师订的票。我还是第一次坐头等舱呢…”二宫仿佛在痛惜买机票的钱,“其实完全不需要头等舱的…”
 
 
樱井翔从机场回到公司,看着自己桌子上堆的一大堆资料报表,揉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

Nino现在大概已经上飞机了吧…

樱井顺着办公室的落地窗向外望去,一架飞机从上空飞过。
不觉间带起了一丝微笑。

Nino,加油喔。

出神间,秘书小池敲敲门,道:“樱井君,社长请你过去他的办公室。”
“喔,好。”樱井点点头,疑惑着自己的哥哥又要给自己安排什么变态的任务。”
 
 
“小翔,愿意作为代表去一趟总部吗。”樱井修坐在办公桌前,直视樱井翔。

一阵狂喜在心里蔓延开来。
总部在旧金山。
离洛杉矶太近了…

“前段时间对你太苛刻了。趁着去开会给你放个假吧。一个月之后出发。”樱井修抬抬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哥哥我想抱着你亲两口!
樱井翔从来没觉得自家哥哥这么帅气过。

“啊,好啊。”樱井翔抑制住自自己怦怦乱跳的心,应着樱井修,“谢谢哥。”

“所以,回来后,好好找个人结婚。”
樱井修盯着樱井翔,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二宫和也坐在头等舱宽阔的沙发里,笔记本屏幕上的剧本全文被自己的批注占满。
这样一个美好而又残忍的故事。
其实上这部电影的脚本,出自20岁的二宫和也之手。不是传统美国式喜剧大结局,讲述了一个女孩子来到洛杉矶求学的故事,最终在学院里邂逅另外一位女生的故事。
最终,二人因为不堪忍受周围对二人关系的轻薄态度而一起服安眠药自杀。
这是Jane的经历。二宫和也长叹一口气,Jane,这算是我纪念你的最后方式了吧。
当时听到你的死讯时心如刀绞般的痛楚直到如今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按亮手机,屏保是自己和樱井翔的合照。
无论如何。
自己和他,有着注定曲折的道路。
 
 
 
二宫看着发着光的电脑屏幕出神。
樱井翔…
自己留恋那个人磁性的低音,留恋那个人宽阔的怀抱。哪怕肩膀角度诡异。二宫想着想着不禁笑了起来。溜肩仓鼠。以后就要这样叫他。
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对着手机屏幕,轻轻地说了一句:

「好きだよ。」
 
 
   
 
“呐呐,看啊这是我的公寓哦!就在大学旁边呢!”二宫和也举着手机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将公寓展示给那头的樱井翔。
“这明明是我家的公寓嘛。”松本润窝在沙发里玩手机吐槽一句。
二宫和也笑着说:“我们的J大爷啊,住了两周学校宿舍住不惯呢。”
 
“诶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你们两个干了什么!”樱井翔在屏幕另一头无奈地趴在桌子上。
 
“好啦好啦你这个大醋坛子我才不和你抢Nino呢。”松本懒洋洋地说。
 
樱井翔苦笑:“你才醋坛子。”
二宫将手机举成45°完美角度,“小翔呐你这种拿法双下巴都出来了哦。”
 
“这么快就嫌我胖了?”樱井挑眉。
“是啊,小翔好胖。樱井圆圆。”
 
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松本润想。
被闪瞎的感觉真不好。真想雅纪啊。
 
二宫转着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手机固定在电脑桌上。
 
樱井看着二宫脸上的笑意,心里一暖。
“有好好吃饭吧?”樱井问。
二宫笑着回答道:“嘛小翔就只会问我吃饭没呢。”
樱井挠挠头,“这是关心啊!关心!”
“我看了洛杉矶的天气预报啦,虽然没有东京这么冷但是你要穿好衣服哦别像松本润那样大冬天为了帅随便穿衣服啊!”
 
二宫说着吵死了吵死了樱井翔真吵啊。
 
真想抱着他。樱井这么想着。
 
“诶今天我听到了一首歌哦。”樱井翔说着,“觉得很好听。真想听你唱啊。”
说着,轻轻地哼着。
 
“I can feel your heart,stay with me.”
 
二宫轻轻笑了起来。
“I will.”
 
樱井并不打算告诉二宫自己前往美国的计划。
会议在十二月中旬。哥哥给自己的假期直到1月底。可以和Nino一起在美国过圣诞节呢。
真好啊……樱井翔望向窗外,东京华灯初上,车水马龙间夹杂着一点点细密的雨丝。真少见呢。这场雨,大概就是秋天的结束了吧?
不,现在才是十一月份呢。
今年似乎比往年要冷些。樱井独自嘟哝着,不觉间看向了二宫送给自己的压花。
三色堇……樱井抚摸着隔着三色堇的那一层塑料薄膜。三色堇凸起的纹路被很好地还原了出来。黄色的花瓣上细密的纹路因为时间的流逝显出了一点点的棕色。
猛然想起二宫的那一首原创曲子。“堇花很美,但是总是会枯萎的啊……”
满脑子都是二宫。樱井翔笑笑,自己已经完全沦陷在名叫二宫和也的温柔乡里了吧?
Sho&Nino…
SN…
不正好是磁石的两极吗?樱井翔忽然想起。
 
今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们就是磁石啊。
 
像磁石一样,永远不要分开好了。
  
 
  
“J,快要圣诞节了吧?”二宫和松本走在街上,捧着在咖啡店里买的咖啡喝了一口。
松本歪歪头,“现在才十一月初呢。”
二宫偏着头看着街上并肩而行的情侣们,“这种时候就会觉得寂寞呢。好像时间过得慢了好多一样。
松本感同身受地点点头,“不过这个地方,也是我们熟悉的地方啊。”
二宫轻轻说着“Excuse me.”一边穿过人群,笑着道:“不过啊,还是觉得自己煮的咖啡好喝呢。”
“是想那个喝你咖啡的人了吧?”松本一脸“看透二宫和也”的表情。
二宫还没来得及反击松本,便被一间店里的一对项链吸引住了。
自己不是喜欢逛街的人,也从来没有对这些饰物感兴趣过。
“怎么了?”松本凑过来。
  
 
 
那是一对情侣项链。
蓝色的是“N”,红色的是“S”。
组合在一起,便是一块小巧的磁石。
价格不菲的宝石项链。
 
二宫喃喃道:“NS…磁石啊。”
“买下来吧。送给翔桑。”松本将二宫拉到店里。
  
 
 
电影的前期准备告一段落,二宫和松本得到了一天的放假时间。
“Nino,你打算去哪里?”松本问,心想这家伙大概会窝在房子里打游戏吧。
“我啊,想去Jane的墓园看看。”
这是洛杉矶最大的墓园。一排一排的墓碑整整齐齐地排着。路边种着不知名的花朵,纯白色的让人觉得肃穆。
第一次来到这里。
这几年不是没有来过洛杉矶,可是从来都不敢踏足这片墓园。
一个小型喷泉在喷着水,阳光照在水上形成了小型彩虹。
Niji.
二宫记起当年和Jane一起的时光,自己在课余抱着一把吉他,将自己在日本创作的歌弹唱给她听。
即使她听不懂。
“比彩虹还要美丽的你…”二宫晃晃手上的花束,一个人唱了起来。
自己还能清楚地记得那个栗色头发的女孩子,和自己差不多高,脸上有很可爱的雀斑,碧蓝色的眼眸。
那是自己唯一爱上的女孩子啊。
哪怕她在拒绝自己时也不怪她。只希望她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呢。
靠朋友告诉自己的号码,看到了那两块墓碑。
两个墓碑并排着靠在一起。
那个女孩子自己没有见过,只觉得莫名的欣慰。
她们最后还是紧紧地靠在一起。
自己究竟还爱不爱Jane?不重要了。这份情感,大约是随着她的逝去而离开了吧。
二宫缓缓地蹲下去,将那束花放在两个墓碑中间。
Jane ,我来了。
在另外那个世界也要好好的。
我很好啊…
从来没有怪你哦。
现在啊,我喜欢的人叫做樱井翔哦。
Sho。
是啊他是日本人呢。
看到你和你和你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呢。
还记得我唱给你的歌吗。今天我在来的路上看见了彩虹哦。
二宫兀自说着,吸着鼻子。
这么多年了,泪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用花体镌刻上去的名字,深深地刻在心里。
真的很喜欢她。
“请问你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二宫一愣,眼前是一个和Jane有六七分相像的女孩。
自己是Jane的?
“啊,我是…Jane的朋友。”
最终竟成了朋友--这样的疏远。
“是Nino么?”女孩笑了起来,看着下意识点头的二宫,“果然和Jane说的一样帅气呢。”
“我是Jane的姐姐。不用介意,Jane和我提起过你呢。我是Alice.”
二宫站起来,拍拍沾在风衣上的尘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你好。我是二宫和也。”
Alice蹩脚地念着日语发音,二宫只好道:“没事,叫我Nino就好。”
Alice将自己手中的花束放在墓前,道:“Jane和我说起过你哦。她说Nino是一个有才唱歌好听又帅气的日本男生呢。”
“Jane这样说吗…?”二宫扭头看着那一对墓碑,苦笑着。
“她的事,真的很抱歉。”Alice道。
“啊不,没什么,Jane幸福就好了呢。”二宫喃喃地说。
“今天过得怎样?”樱井看着屏幕上Nino的脸。
“今天啊…去见了思念很久的故人呢。总有一天也要带着你去见她哦。”二宫道。
“啊,是吗。”
在二宫和也看来,屏幕那头温柔笑着的樱井翔,可以治愈自己的一切伤痛。
桌子的的角落放着自己买回来的那一对挂坠。
S和N,紧紧地吸在一起。
“嗯。”二宫道。
 
 
   
二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坐在松本家的车里由司机将二人送回公寓。

『J,翔ちやん还没回我消息呢。』二宫窝在后排,玩着手机。

『嘛,他也是有工作的嘛。』松本在心里骂了一句这秀我一脸。
没办法,自家那位忙着研究课题啊。

二宫嘟着嘴开始玩游戏。
 
 
冬日的洛杉矶天气已经降到十度以下,虽然比不上东京,但是寒风格外凛冽。
二宫发了一会儿呆,开始在窗上画画。水汽被分成一道道线条,一只嘟着嘴的仓鼠就这样出现在了车窗上。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二宫叹了一口气。
樱井翔这家伙已经三四天天没有半点消息了。
 
 
车停在了公寓门口。
公寓对面的咖啡店外,坐着一个人,围着厚厚的围巾,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旅行箱。

似乎很眼熟啊。二宫想。

那人听见了车的声音,转过头来,脸上漾开了大大的笑容。
 
 
『Kazu.』

松本一愣,默默地拿出了墨镜。
大晚上还要戴墨镜。啧。
 
 
二宫被樱井圈在了怀抱里,二人都不约而同地围着那一对一起买的围巾。
『翔ちやん。』二宫喃喃地叫着,感受到樱井偏低的体温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
 
 
『翔くん怎么来洛杉矶一点消息都没有?』松本一边开门一边说。
『这几天我在旧金山处理了公司在美国这边的事情,想着来给你们惊喜呀。』樱井笑着回答。

松本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惊喜啊。以后每天都要被闪瞎眼了。
 
 
樱井将旅行箱直接放到了二宫的房间里。
『什么嘛,明明有多的房间啊。』二宫倚在门边说。
『那好啊,那我去旁边睡。』樱井作势要将行李箱往旁边拉。
二宫把门一关。
『你这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担心啊。』
『我知道啊,我这不就是来了吗。』
樱井将二宫摁在自己的腿上,二人坐在房间里柔软的地毯上。
『我可是在四天里完成了我哥给我一周要完成的工作哦。』
『还在旧金山的酒会里被合作伙伴的千金调戏了呢。』樱井戏谑道。
二宫打了樱井的胸脯一捶。
『所以看我这么克己,给点奖励吧♂』

『我怎么觉得樱井翔你说话带着奇怪的字符呢。』二宫一脸鄙夷地看着樱井。

『Nino,明天休息日出去吗~』松本在门外道。

『不出去咯,你好好出去逛街吧~』樱井开门,和松本微妙地对视一眼。
松本会意,给樱井比了个大拇指。

『やあん,おやすみ。』松本踮起脚,冲二宫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lof爸爸要我删掉)
 
 
二宫走到电脑前,拿起了那一对项链。

『呐,我们是磁石哦。』

『一直一直不会分开。』
樱井答道。
便将那一条属于自己的戴在脖子上。
『很好看。』
 
 
 
圣诞节转眼就要到了。
“sho酱,”二宫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二宫趁着休息日想赶紧带着樱井前去那个地方。
樱井想起大野智对自己说的话,其实已经猜的七七八八。
不过这是Nino信任自己的表现不是吗。
二人没有坐松本家的车,径直去了地铁站。圣诞节前的周末已经。染上了浓浓的圣诞气息,地铁站是人山人海。
樱井紧紧牵着二宫冰凉的手,试图将那从早晨起便冰冷的手捂热。
二宫一言不发,樱井觉得二宫脸上染上了一层悲戚。
所幸这是在洛杉矶。二人可以毫不顾忌地牵着手。
洛杉矶城本就不大,转眼间便到了城郊。
出了地铁站便是墓园。二宫在花店买了一束花,在寒风下的白色小花显得格外单薄。
樱井接过那花,将二宫的手塞在自己外套的口袋里。肉肉的手在自己的指间冰凉得吓人。
冬日的寒风干冷地吹在二人脸上,成排成排的墓碑也令人陡生寒意。
和城市里欢乐的圣诞气氛完全不同。
一些干掉的花束零散地散在墓碑前,失去了原来绮丽的色彩。
远方似乎还传来圣诞歌曲,轻快活泼得像在另一个世界。
二宫的脚步停下来。
“一个月前,我说的重要的人就在这里。”
一块简单的墓碑。只刻着名字和时间。墓碑前还残存着几朵干花。
“明明知道花一定会枯萎却总是买来。”二宫道。
樱井蹲下来,将那束花放在墓前。
“那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片刻,樱井沙哑着嗓子说。
二宫一愣,没想到樱井会这样说的他一瞬间哽咽了。
“是啊,Jane是很好的人呢。”
樱井看着二宫。
“还是喜欢着她的,是吗。”
二宫默然。跪在了墓前。
樱井可以看见他垂下来的眼睑轻轻抖动着,眼睫毛被泪水打湿。
大概只有在Jane和sho面前,二宫才愿意将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吧。
「他从来没有看上去的那样坚强。」
眼泪忽然就簌簌地落了下来。
十年前和她一起的大学时光。
她听自己唱歌时不自觉地晃着的头,亚麻色的头发很美。
忽然被人抱住了。
二宫回过神来,樱井将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间,紧紧地抱着二宫。
“Nino,Nino,你还有我。”
“她走了你还有我啊。”
脖颈间的项链因为二人距离的拉进,末端的磁体紧紧地吸在一起。
二宫破涕而笑。
樱井一愣,将两条吸住的磁石项链攥在手心里。
“我们是磁石啊。”
“永远永远不分开。”
吻掉二宫下巴痣旁的泪水,和二宫一起在墓前跪了下来。
“大家都要幸福地走下去。”
樱井听到二宫这样说。
一定。
 
 
 
举目四望无人的墓园。
二人肩并肩地走着。
意外的,太陽從某一處穿過雲層,綻放出溫暖的日光。
Daylight.
二宮喃喃地說著。
sho,看啊。太陽。
櫻井寵溺地看著二宮,
遇見你的那一天,在下雨呢。
是啊。
以前讓我感覺一直在下雨。
現在出太陽了啊。
櫻井笑著,揉揉二宮的頭。
以後都會是大好晴天的哦。
愛してる。
櫻井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哥哥。」櫻井不由地緊張了起來。
「嗯。」二宮靜靜地坐在路邊的石凳上,看著櫻井。
「你知道的,我不會放手的。」
二宮笑著說。
櫻井緊緊抓著二宮的手,摁下了接聽鍵。
「哥哥?」
「小翔。」
「小舞的孩子出生了。」
「我抱著那個孩子,忽然想到了你。這也是個男孩,我比你大十多歲,他就像三十多年前在我懷裡的你一樣。」
「我早就知道你和他的事了。」
「我知道你現在在洛杉磯。」
「不過啊,我在想,我弟弟開心就好。」
「你們兩個,請一定要一直走下去。」
「哥哥…」櫻井的眼眶瞬間被淚水填滿。
二宮嚇了一跳,忙問道:「怎麼了?」
「他在旁邊嗎?」
「是。」
「我想和他說兩句。」
櫻井將手機遞給二宮,「我哥。」
「二宮桑?」
二宮一愣,下意識地答到:「是我。」
「我可以叫你nino嗎。」
「嗯。」
「和小翔一起回日本吧。我想看著你們兩好好地在一起。」
「……」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sho,你聽到了嗎。
櫻井將二宮緊緊擁入懷中,「kazu,哥哥同意了。」
「嗯。」二宮帶著哭腔,埋在櫻井懷中。
平安夜。
相葉在前兩天和大野一起來到洛杉磯。今晚是相葉的生日。
五人喝到酩酊大醉,這樣帶著重逢歡樂的聚會埋沒在聖誕夜的洛杉磯。
二宮將聖誕帽歪歪地戴著,使壞地拔著大野帽子上的絨球。
大野哼哼唧唧地反抗,無奈于酒精的作用毫無還手之力。
松本和相葉又開始拌嘴,二人被櫻井用鄙視的眼神看著。
「你們的拌嘴能不能有點營養。」
「和相葉雅紀這個baka交流能有什麼營養!」
「我可是研究生考試過了的人!」
「我還是電影服裝監督呢!研究生同學!」
「啊我們精明的松本監督居然喜歡和baka吵架啊…」二宮補一句。
「你說誰baka呢!」相葉苦笑。
「大概啊,愛情會讓人變蠢吧…」大野憨憨地笑著。
四個現充怒視唯一的單身黨。
「誰蠢了!」
大野智笑著,絲毫不在意另外四人生無可戀的眼神。
「吶,我的畫展,你們來嗎。」
日本,很久沒回去了呢。
一瞬間大家都靜了下來。
當一切事情都塵埃落定之時,大約才有心思想著將來。
將來一定會有你的身影。
這樣才有勇氣面對將來啊。
「回去吧。大家都回去。」松本道。
紅綠相間的彩燈映照得每個人臉上都是幸福的笑臉。
大家都在就好。五個人一直在一起。
「平凡就是奇跡。」
「歸途依舊如初。」
後記。
電影終於上映。
在Mr.R響噹噹的名字後面,跟著一行美國人讀起來十分費勁的英文。
「Ninomiya Kazunari」。
一對女生的愛情故事,一座城市的艱苦鬥爭。
洛杉磯的同性戀者並不在少數,他們受到的歧視和暴力很好的在電影里展示出來。
櫻井和二宮牽著手走進電影院,結果櫻井哭的稀里嘩啦。
「Kazu不要離開我啊啊啊!」
「好啦好啦電影啦不要當真啊。」
「啊導演大人我給你跪下了不要離開我啊。」
「好了好了…」
來年三月,二人認識一年。
一起回到了日本。重新踏上東京的街頭,還是在下著初春的小雨。
慢慢地挪回那一家闊別的小店。
相葉穿著制服,在門口朝二人揮手。
他的身邊,是開的正好的三色堇。
傳說中三色堇是被愛天使丘比特射中的花。
毫無保留的愛意,坦誠相對的勇氣。
大野智的畫展順利進行著。
畫展的門口,放著一幅速寫。
一间咖啡店,幾排三色堇,五個人。
「おかえり。」

评论 ( 2 )
热度 ( 83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