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s&MARVEL
二宫和也
TH² RDJ

磁 润智 模特
锤基 虫铁盾铁 杂食

【Y2】すべて…

我要像春天待樱桃树一般待你。
——聂鲁达

  樱井翔翻身一看,身边的人依然安安稳稳地睡着,久病缠身的虚弱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淡淡的眉毛微微皱起,手却攥成一个拳头从被子里露出一点点搭在枕头上。
  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窗外有些闷热的风吹进屋里,桃木的窗户吱呀吱呀地轻轻响着,月亮隐匿在薄云中。樱井翔忍不住伸手去撩开身边人细碎的刘海,有一点点的潮意,大概是觉得热。伸出拇指一点点地在扫平皱起来的眉头,一股没有来由的幸福袭击了樱井。童子在门外大约是睡着了没有一点声响,室内只有窗户和蜡烛燃烧时噼噼剥剥的声音。
  手指从眉间滑向耳畔,樱井翔摩挲着那小巧的耳珠,虽然人睡着,耳朵却是不自主地红了起来。樱井翔翻身起来,只咬了一口——虽然他觉得不再品尝一下很可惜。

  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二宫和也迷茫间看见樱井翔的大眼睛在自己面前扑闪着,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小小的自己。刚想说话却因为喉咙干涩发不出声,只能用气音问了一句。

  “干什么?就是睡不着啊。”樱井翔眉眼里全是笑意,将二宫和也揽入怀中。二宫反抗,适应了喉咙后便带着刚醒来的粘糯的语气说着热,却不得不屈服于樱井。
  
 
  当今世道一日万变,唯有这山间别院远离外界一派桃园景色。樱井翔倾尽一半财富修建这院子,引得世人分分猜测樱井家次子樱井翔是否金屋藏娇。
  另外一群人则百思不得其解,二宫家幼子二宫和也的失去消息,虽然二宫和也自幼身体虚弱但才情甚好,正好印证了才子多体弱的说法。
  却从没有人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金屋虽在,但阿娇沦落于长闭未央宫的下场。樱井翔绝对不会这样做。和二宫和也天天在山间别院赏花逗鸟,博弈对诗。
  每三日二宫和也的近身侍童便下山取药一次,而如今正值山樱盛开的季节,樱井翔与二宫和也目送小僮下山,樱花花瓣便已经纷纷扬扬落在二人的肩头了。

  二宫和也身体的日渐好转令他脸上渐渐有了血色。他笑弯了眼,淡淡的眉毛皱着眼角却是满溢的笑意,只是因为樱井翔肩头的猫轻轻抓了一下樱井引得他一阵大呼小叫。

  “诶,我们就一直在这里不回去了怎么样?”

  樱井翔惊喜地回头,二宫和也很少像这样带着一半撒娇一半戏谑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胸腔里“嘭嘭”的回声越来越大,敲击着自己的泪腺。
  ——果然爱情是会让人变得脆弱啊。

  “这个地方,就是给你的啊。”

  二宫和也脸上的笑容渐渐明媚起来,萱草因为风的吹动而抓着二宫的腿,长衫的一角逐渐飞扬在这三月天里——
 
 
 
  “就是这里。樱井大人请看着脚下,这里久未修缮……”引路的老头子喋喋不休地说着这处别院有多破败,全然不知自己面前的便是这院子的主人。
  当年的侍童已经出落成飒飒青年,见樱井翔神色不悦忙拦住了还欲再说的老人。

  樱井翔一步一步走去,柔软的鞋底踩在落花上只有一点细微的声响。樱花树变得更加高大,屋前的海棠却已经枯朽,萱草长得接近半人高了,紫色的星星点点的萱草花如同满天星辰。

  ——我回来了,你呢。

  侍童从来没有见过樱井翔这样痛哭过,他没有声嘶力竭地哭号,只有泪水不断地从掌间滑落。

  曾经有一个人,他有浅浅的眉,琥珀色的眼睛,久病缠身的瘦弱身体,穿着棠棣色的长衫坐在窗边与自己下棋,两个人在樱花树下接吻。
  他开玩笑地说着要一直一直生活在这里再也不出去,却因为迅速恶化的病情被转移到了病院。
  “呐,翔酱,我想回去。”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那在樱花树下小小的一方坟墓,却早已被落花与落叶埋葬。

评论 ( 7 )
热度 ( 48 )

© 二宫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