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再相见。

不要那么快忘了我哟。

我们有缘再见。

感谢这一年半的陪伴。

【Y2】Hey ,sweetie

我!要!写!小!甜!饼!

  推荐BGM:California

  “每次都是这样,某人一抬头就看到她,很难理解,那船上有上千人,有富人、移民、陌生人和我们,但是总会有一个人,一眼就看到她的单身汉,或许他只是坐在那吃东西,或是在甲板上散步,或许他正在缝补裤子,他抬起头很快地向海上望去,便看到了她,他的脚像生了根,心也悸动不安,每次,每一次,我发誓,他转向我,冲着船朝着每个人呐喊,America!!!”

  对于美国的向往是从《海上钢琴师》开始的,无论是欢乐的还是忧伤的,怀抱希望的还是消极逃避的,来到加利福尼亚的港口都会被高喊“AMERICA...

【Y2】少年锦时

民谣系列第二弹(突然出来了一个系列?

前文:莉莉安

副cp润智。

推荐BGM:少年锦时——赵雷

“路很远很累,但是至少有个人和我一起期待着明天的路。”

屏幕上的字缓缓消失,开始有观众起身离开。白色的字幕滚动着,二宫和也却依然坐在座位上等着。整个放映厅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他抿着嘴低头会想着电影的情节。二宫等着字幕慢慢消失,一段空白的黑色过后,一行字缓缓显示出来。

“由樱井翔同名原作改编”。

 

  ...

我16岁啦。

还有,黄少天生日快乐。

【Y2】ハナヒラケ(下)

标题:花开

*花吐症分支梗(具体看图)

*标题出自V6五月份新单

*得不到你便一起堕入深渊

推荐BGM:Nine piont eight——Mili


  二宫和也不知道樱井翔在柏林的住处在哪——抑或是他连樱井翔究竟在不在柏林住都不知道。他和他之间只有满载的回忆而对对方的近况一无所知。只是樱井翔在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便昏了过去,二宫没有时间去想这仿佛柔弱女子一般的昏倒发生在樱井翔身上的诡异,便被跟过来的编辑发出的惊呼声唬了一跳。

  “他的脚边……!”


  不知为何,在柏林人来人往的咖啡店中的沙发下,聚集了几朵花瓣...

【Y2】ハナヒラケ(上)

生命不息挖坑不止。

*花吐症分支梗(具体看图)

*标题出自V6五月份新单

*得不到你便一起堕入深渊

推荐BGM:Water lily——illion

  二宫和也曾见过樱井翔的那个闪亮的脐环。在少年锻炼得精瘦的腹肌之下,小小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环嵌进肚脐里,抬头便是樱井翔笑的弯弯的眼角嘴角。那时他才高中,染一头眩目的金发,带着耳钉,红润而丰满的唇总是微微翘起,少年的不羁与自信全写在脸上。像是一头刚成年的小狮子充满危险的气味。

  那时的樱井翔在骄傲地讲着怎么打的耳洞和脐环,“打这个很痛的哦……nino?“

  后来二...

【Y2】莉莉安

两个少年的故事。写会儿自己喜欢的。

献给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推荐BGM:莉莉安——宋冬野

  他们不同于普通密友的关系被同学拿来偷偷议论嘲笑。

  二宫和也默默离开教室的背影仿佛在樱井翔心脏上狠狠地插了一刀,周围同学的恶意嘲笑声越来越大,樱井知道二宫爱面子,而因为自己的关系使得二宫背上“同姓恋”这样的罪名……

  樱井翔想要去追上二宫,但是现在就夺门而出的话会被渲染成更大的事件,只得按下性子当作全然不在意,笨拙地想要掩饰过去。

  二宫的座位便一直空着,樱井翔总是忍不住想要转头看一看座位后面会不会...

【Y2】すべて…

我要像春天待樱桃树一般待你。
——聂鲁达

  樱井翔翻身一看,身边的人依然安安稳稳地睡着,久病缠身的虚弱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淡淡的眉毛微微皱起,手却攥成一个拳头从被子里露出一点点搭在枕头上。
  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窗外有些闷热的风吹进屋里,桃木的窗户吱呀吱呀地轻轻响着,月亮隐匿在薄云中。樱井翔忍不住伸手去撩开身边人细碎的刘海,有一点点的潮意,大概是觉得热。伸出拇指一点点地在扫平皱起来的眉头,一股没有来由的幸福袭击了樱井。童子在门外大约是睡着了没有一点声响,室内只有窗户和蜡烛燃烧时噼噼剥剥的声音。
  手指从眉间滑向耳畔,樱井翔摩挲着那小巧的耳珠,虽...

【Y2】凤求凰

人设稍微参考芥川龙之介《地狱变》以及《大奥》部分设定。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汉】司马相如

古时候,樱井大人家有一位闻名遐迩的画师,名叫二宫和也。
  他很年轻,三十岁出头,性格却十分孤僻冷漠。没有人知道他来到京城前的故事,没有人知道他心仪着哪座府邸的哪位千金小姐——作为樱井老夫人最为赏识的画师,若要求将樱井小姐嫁与他大约都不会遭到反对。
  更何况樱井小姐与二宫和也在府中的一次偶遇,更让她对这位才华横溢的画师念念不忘。...

【Y2】枕边的红山茶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屈原《离骚》

二宫和也是被一阵阵的海浪声吵醒的。初春,不免有些春困,眼睛尚未睁开,便闻到枕边的一阵芳香。

那是一束红山茶。含苞待放的花,生着一点点倒刺的叶,刺被悉数剪掉的茎。红山茶安静地卧在枕边,二宫不禁勾起一抹微笑。
  是那人来了吧。二宫和也起床,在贴身的睡衣上披一件薄外套,大病初愈本还带着点苍白病容的脸却被红山茶映得带了点曛红的血色。

“啊,二宫先生,你起来了。”守在门外的童子听见房内的...

1 / 5

© 二宮家的Sumika | Powered by LOFTER